《夜光》恆常存在於音樂裡的佔有慾

 

左光平推薦

文字工作者,演唱會及唱片企劃,偶爾寫寫歌,願望是去東京定居,胸無大志。

1

 

談情說愛可能是眾多創作視角裡最容易佔據比重的主題,而內容想當 然跟創作人的個性、談吐和經驗有關。雖然整張作品並不貪心地只講 愛情,但企圖心依舊能在這張作品裡聽見,尤其是表達「佔有」的這 個部分。 大部分知道黃奕儒的人通常是透過街頭表演,而他選擇的表演場域也 都是人來人往的地方,雖然駐足的人可能不會每次都很多,但至少 建立了幾面之緣的匆匆印象。

我自己第一次碰到他則是透過電台訪 問,外表感覺對說話與訪談不太拿手,卻在解釋創作時侃侃而談,自 己的彈唱也把氣氛瞬然建立,然後包圍。這路不長不短,但卻不輕 鬆,透過了群眾募資才走上這所謂概念專輯的發片遙途。 以吉他為主的清淨寂寞當作創作基底,把起初對於他心中的愛情樣 貌先鋪上灰色藍調幾抹,從頭到尾串連成一個戀愛循環。

〈僅有的 愛〉是開場的宣言,或許得不到,但是不能不爭取。意願是感情裡最 難強奪的項目,卻透過失去告訴對方已別無選擇,反而成就讓人心軟 的等待。〈關於〉聽似輕鬆節拍,其實是回憶在踩踏,震及當時的分 離所留下的疤痕未癒。兩年前發行的EP中收錄過的〈無糖綠〉,從 當時的英式搖滾在這張作品中轉身成為淡定卻沉溺的民謠風格,更見 成熟與收放調配,像笑容逝去後臉色也轉變了一般地清晰傷人。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41期  蓋一間心中的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