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青妙 X 吳朋奉】打包記憶的人生之味

 

聊聊天

 駱亭伶、林思婕、湯明潔
 韓承燁

 

食物與生活緊密不可分割,打開記憶的箱子,率先跳出來的往往是與料理有關的成長記憶。六月號聊聊天邀請作家一青妙與演員吳朋奉,一起來分享記憶中家庭的餐桌風景,關於食物與人生的餘味。

 

吳朋奉(右)
實力派演員,1964年出生,以舞臺劇出道,演技極具爆發力,曾以《父後七日》獲得第47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以及金鐘獎迷你劇集最佳男主角和台北電影節最佳男演員,享有「戲劇三金影帝」美譽。在電影《媽媽,晚餐吃什麼?》飾演一青妙父親,昔日臺灣五大家族之基隆顏氏家族長男顏惠民。

 

一青妙(左)
臺日作家、牙醫師、演員,妹妹是歌手一青窈。幼年成長於臺灣,11歲遷居日本,中學時因父親早逝而改從母姓,大學時期母親亦病歿。2009年從母親一青和枝遺留的一口箱子,找到媽媽的日記、食譜筆記及雙親的往來書信,開始爬梳家族歷史,書寫回憶。出版有《我的箱子》及《日本媽媽的臺菜物語》作品,改編成電影《媽媽,晚餐吃什麼?》,本人亦於電影中客串演出。

 

IMG_9107

 

小日子(簡稱問):請簡單介紹一下自己的家人,有幾個兄弟姊妹,覺得自己小時候是怎麼樣的孩子呢?

 

一青妙(簡稱妙):我是在六個月大時來到臺灣,住在臺北新生南路和信義路口一帶,就讀衛理幼稚園、私立復興小學,唸到小六才回日本。我從小就是在臺灣、日本之間來來回回,在日文、中文、臺語的環境中長大,所以對身邊大人說的話特別地敏銳。小時候我蠻敏感害羞的,盡量不讓父母操心,做個好孩子。

 

回想起來,最悲傷的事是14歲時爸爸過世,最高興的是小學六年級回日本時,發現小學的功課比臺灣少很多。

 

吳朋奉(簡稱吳):小時候我在三重長大,爸爸是公務人員,媽媽是家庭主婦;我們家是三兄弟,沒有女生。我八歲時父母離婚,跟著爸爸一起生活,父親已過世20幾年。小時候最開心的事情就是出去跟附近的小朋友玩,悲傷的事情大概是比較寂寞吧。

 

問:請描述一下記憶中的餐桌風景?

 

妙:我們家晚餐的時間很長,爸爸可以從六點吃到十點,一直吃菜、喝酒。父親很喜歡吃火鍋,不分夏天、冬天,每個星期至少會吃一次,餐桌上總有卡式瓦斯爐。母親會做各種火鍋,買到鰱魚就做砂鍋魚頭;把絞肉加大蒜和蛋黃,捏成一丸去煮,就是肉丸鍋;放一整隻雞、白菜和蔥的是雞肉鍋。

 

母親也會特別去築地市場買上等的海帶和柴魚,做父親喜歡的湯豆腐鍋,記憶中全家總是一起圍著有轉盤的餐桌吃飯。

 

吳:你們那時平常在家就有那種桌子喔?

 

妙:在臺灣就是這樣,在日本因為很難買到轉桌,所以我母親特別去訂做了一個圓盤桌。日本人看到圓盤桌,一定會聯想到中華料理,通常去飯店吃飯才會看到。

 

IMG_9204

 

吳:我倒是記得小時候不太適應圓桌,對於那個轉盤,有點無所適從。我是跟著爸爸住,所以經常吃外食,路邊攤之類的。有一個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後來寄住在我叔叔家,嬸嬸很會做菜,經常有親戚來圍在大圓桌吃飯。叔叔都要我和大家一起坐下來吃,不可以端著飯碗到客廳看電視。

 

但坐在大圓桌和一堆人吃飯,很彆扭,我不太懂叔叔家吃飯的規矩和禮貌,例如蝦子可以吃幾隻?剝了殼之後,要直接放在餐桌上?或者我可不可以去轉動小圓盤,總覺得轉動的時機都不好,總之,就是很不自在。記得我一直到高中還是討厭喔,對那個轉盤印象不大好,現在不會了啦。

 

問:一道讓人想到童年時光的料理是?

 

妙:瓜仔肉。瓜仔肉很下飯,但我們家不是晚餐時間吃,而是放學後的點心。只要肚子有點餓,跟媽媽說我想吃東西,她就會去做。我媽不會做很甜的東西,我猜是考慮對牙齒不好,所以就蒸瓜仔肉給我們吃。做瓜子肉的罐頭在日本很容易買到,也可以用日本的醃菜去做。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62期 拉開板凳 去市場喫飯吃冰)

 

摘錄自《小日子》 Jun 2017 No.62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