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克襄】四家尋常便當道出奮起湖歷史

 

Cover story 平民便當

撰文.攝影=劉克襄
常於各地城鄉漫遊,從生活風土事物挖掘題材,提出不同角度的見識,著有《11元的鐵道旅行》、《男人的菜市場》。

 

鳥瞰奮起湖車站與老街。

鳥瞰奮起湖車站與老街。

小小奮起湖,走逛半小時,老街的形形色色大概就認識了。商家比鄰而立,上百小店多樣展現,形成街坊的熱鬧喧囂。

但撐出長久繁華的,首推還是便當。縱使火車停駛好一陣,這個鎮也未直接座落在台18幹道上,遊客還是願意繞進去休憩,順便買個飯盒,填飽肚腹再上路。

奮起湖便當源自百年前阿里山鐵道的興建,此地是中途的重要驛站。三〇年代觀光旅遊興發,火車抵達此地時,往往接近中午,便當的生意遂因應而出。日後隨社會局勢變遷,更發展出現今的盛大規模。

半世紀前,我就吃過這小鎮的便當了。那時六歲左右,爸媽帶著我和弟弟到阿里山看神木。但貧窮年代的旅行,花什麼都斤斤計較。還記抵達此地時,爸爸為了省錢,從窗口只買了兩個便當。全家人一路沒什麼用餐,沒想到兩個便當竟吃不完,還可以留存一些,帶到森林遊樂區。奮起湖便當很大,這個印象便是從那時留下的。

七〇年代末參加溪阿縱走(溪頭到阿里山),台18還未開通,遊客下山時全部擠火車。我和同學一路站著,抵達奮起湖,大家生怕買不到便當,在月台瘋狂地搶購,彷彿戰時逃難般。好不容易購得,只能站在車上吃。印象中,那時火車便當的白飯和菜總是緊緊擠壓,硬如米香,卻也吃得津津有味。

 

IMG_2719z

幾回的便當記憶從來不是什麼好吃的美食,而是搭乘火車來去,中途唯一可以吃東西的地方。如果錯過,恐怕要一路漫長的挨餓。

奮起湖並不產米,當年也無任何重要蔬果,一條老街只有山下運上來的生活雜貨,米糧供應主要也是靠著鐵道的載運。當地商家會製作便當,主要是看準了旅人必須在此打尖的商機。

怎知90年代後,時代轉變,尋常便當變成地方特色,在地不可或缺的生活內涵。便當業者受此刺激,尋思自己的歷史,當年的發跡淵源,竟也能娓娓道出自己的便當故事。

還記得上個世紀末,阿良鐵枝路的老板帶我吃紅糟肉排骨便當,一直強調著,自己的最為道地。因為服務對象不盡然是火車的旅客,主要是周遭山區的採茶婦女。採茶的工作每天都有,便當自需不斷換菜色,還要用包頭巾裹袱。後來我再去,他便發展出漂亮的花布包裹便當。

阿良的小店位居小村最裡面,其實發跡較晚。登山食堂緊鄰車站月台,才是小鎮最早起家的。日治時代食堂的老板先開設菜店,讓伐木工人有酒菜小酌之地,戰後才轉型做便當。但也不只是提供飯盒給火車旅客,初時他們還服務來此山岳活動的旅人或勞工。從其便當之名,大抵可得知,或者從中感覺,此地並非只是一般人觀光之地。其菜色內容,彷彿也沒什麼好說,但該到位的都具備,紮實得很。

奮起湖大飯店與登山食堂有遠親之關係。自從便利商店以一元象徵性地取其名做為版權,不僅打出便利商店鐵道便當的名號,意外地也讓奮起湖便當的名號更加響亮。如果沒去奮起湖見識,可以去便利商店觀看。它全然仿照奮起湖大飯店的內容,排骨加雞腿,豐碩地展現其雙主菜風格。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11期  平民便當)

摘錄自《小日子》 Mar.2013 No. 011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