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黎兒】到日本不能不吃──鐵道便當

 

撰文.攝影=劉黎兒
作家,日本文化觀察者。著作為數眾多,涉足兩性、旅遊、美食等領域,近期關照反核議題。

 

改變鐵路便當冷硬難吃形象的橫川的釜飯是放在益子燒的陶鍋裡燒出來的。

改變鐵路便當冷硬難吃形象的橫川的釜飯是放在益子燒的陶鍋裡燒出來的。

 

在日本國內旅行,很大的樂趣是買在各地車站販賣的便當,稱為「駅弁」,大約1千日圓左右,是把地產地消的鄉土口味很精粹地濃縮其中,不下車,也等於到了該地,尤其販售便當的都是許多與昔日古街道重疊的火車路線,也等於是踏著前人移動的軌跡;享受凝縮當地美食的便當,旅行時特有的懷古之洋溢,這也是比飛機、高速公路時間效率低的鐵路旅行的奢侈,旅遊原本就不是只要達到目的地就好,買個鐵路便當,甚至加杯地酒,搖晃搖晃,車窗旁的風景算是外加的菜點,模模糊糊睡著了也好,如此從容是無上之樂。

許多日本現在成為鐵路便當專家的人,跟我一樣,初時都對鐵路便當沒有很大好感,因為都是冷硬的俵形飯糰,加上些可吃可不吃的炸菜或甜甜的佃煮,而且價格不便宜,興趣不是那麼高,大都是吃到橫川站賣的「峠釜飯」才開眼;即使現在每次開駅弁大會時,峠釜飯也都要有整理券才買的到;那是沒有長野新幹線的時代,搭特急去長野滑雪等旅行時,在橫川會停車五分鐘,幾乎車上的人都會下車去買「峠釜飯」,月台上全是胸前掛了木箱在賣「峠釜飯」的,打開時還冒煙,第一次吃到裝在益子燒的陶鍋裡的溫暖的炊飯,感動不已,覺得比高級飯店的釜飯還美味,從此就改變了對鐵路便當的印象。

鐵路便當不僅採用當地新鮮特產食材,往往還有包含當地風土、人情乃至歷史典故;像橫川站是在碓氷峠(註一),該地是中山道的的關所(註二),這是江戶幕府在1618年造的關所,但碓氷關本身歷史很悠久,從平安時代就是抓山賊的重要關卡,吃「峠釜飯」,因為「峠」字,便覺沾上歷史情趣;「峠釜飯」則是日本人充滿美好回憶的昭和卅年代開始有的,那是日本經濟高度成長期的開始,有點創意果然很容易獲得肯定;「峠釜飯」的概念就是要讓旅人能吃到溫暖的火車便當,當年要推出時,有沿線的料理研究家及住在輕井澤對美食挑剔的文人名士都出了主意;便當的內容是雞肉、香菇、筍、牛蒡、鵪鶉蛋,還搭配略甜的栗子跟杏子,讓人不膩不厭;而且小盒裡還有五種泡菜,能拿來下杯小酒;現在因為到長野有新幹線,因為不停橫川車站,所以改在輕井澤車站賣了。

日本現在有近三百個車站,推出有三千多種鐵路便當,尤其最近數年,日本車站也有便利商店便當等競爭,鐵路便當越來越進化、講究,才能跟廉價的各種便當競爭,讓人坐火車也要設定鬧鐘,提醒自己即使打瞌睡也要及時醒來,到某站時要記得買,不能錯過;火車便當不僅熱騰騰,而且色香味俱全,繽紛五彩,而且米粒發光發亮,內容豐盛,即使不是熱便當,味道也決不遜色,而且做這些便當的老鋪或新加入業者都非常努力,內容凝縮豐盛食材外,努力展現鄉土特色,才會只有在這裡才能吃到的希罕。

有的鐵路便當,尤其讓人覺得這是只有在產地才可能達到的奢侈、豪華,像是北海道宗谷本線稚內站賣的「食比(吃了比比看)四大蟹飯」亦即有鱈場蟹(帝王蟹)、津和井蟹(楚蟹)、花蟹、毛蟹等,飯是醬油茶飯以及津和井蟹炊飯、醋飯等,上面鋪滿四種蟹的蟹腳肉及肉塊,而且只要1260日圓,自己去買材料都不只這個錢,超值感無限,而且在一個火車便當的小小宇宙裡就能享受較量四大蟹的特殊體驗;稚內站還有海膽壺,1100日圓,但整個壺裡滿滿的海膽蛋,也是產地才可能吃到過癮的量的海膽蛋;北海道的火車便當,不僅稚內站,其他各處也都是海鮮滿盒的火車便當,每個便當打開時都閃爍著寶石般的光輝,海膽蛋、鮭魚卵、蟹貝、牡蠣、墨魚等;大概能較量的就是福井縣北陸本線福井車站的「越前蟹飯」或是山陰本線米子站的「海之珠寶盒」等。

海鮮系鐵路便當還有醃魚壽司系的,如香魚、鯖魚、鮭魚等壽司,或是專產章魚的明石,在山陽本線的西明石站有賣章魚炊飯壺的鐵路便當;其他的也有肉系鐵路便當,有土雞肉、黑豬肉或名牌牛,像山陽新幹線新神戶車站就賣有「神戶紅酒牛排便當」才1200日圓,就能嚐到神戶牛排滋味,否則神戶牛排去再廉價的店,每客至少要3000日圓,其他也有歧阜縣高山本線高山站的飛騨牛的涮牛肉便當,或是牛肉壽司便當;或是名古屋車站的味噌炸豬肉塊便當等,都是當地名產;以前的鐵路便當是魚肉互不侵犯,但最近也開始有魚肉俱全的便當登場,如山陰本線的鳥取站的「鳥取牛蟹肉的美味較量便當」等。

註一: 位於群馬縣與長野縣之間,國道18號上,有著名景點碓氷峠鐵道文化村。

註二:江戶時代設置主要街道的關卡。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11期  平民便當)

摘錄自《小日子》 Mar.2013 No. 011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