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謙】獲物之旅

姚謙

華語流行歌壇寫詞人、製作人、音樂經理人。20多年來陸續與李心潔、袁泉、江蕙、和劉若英等樂壇巨星共同創造了不少好專輯與歌曲。愛好旅行的他行跡遍及歐洲、美洲和亞洲等地。


 

雷勒藍Majorelle Blue的牆面。

雷勒藍Majorelle Blue的牆面。

不用懷疑,旅行的收獲一定是心靈上的,那些可以激發我們思考、調整我們感受的收獲。一切雖然無形,卻已深深注入我們心中,如同一本可隨身查閱的書,在許多日後的時光裡去瀏覽和對照,它不知不覺已成了身體裡的一部分,也散發在自己語言、行為和思想中。

然而,所有旅行者歸來,除了滿滿的感想和風塵僕僕的心以外,有誰真的可以不帶回來一點具像的物件當紀念?也許世界上真的有這麼純粹的旅人;但我不是。每次旅行歸來,我幾乎從不空手,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可以藉物記憶的物件放在回程的行囊裡,最簡單的可能是美術館買來的一本書,或一張街頭買的明信片。若心情激動不慎買多了,往往會在機場繳超重行李的帳單時,痛恨著自己的多情。

在我的旅行經驗中獲得之物最多是書;其他隨旅行帶回的東西,都是既可以對照旅行之地感想,也可以放入日常生活中之物,不會是純紀念品,我喜歡回想但不喜歡紀念。

我把旅行當成生活的一部分,所以旅行中獲得之物自然也是平日生活的一部分。旅行到陌生國家時,我最大的痛苦就是見到了喜歡的東西,如何克服自己不打算搬回家的念頭,因為心裡明白,只是憑著旅行時的一頭浪漫買了,事後將面臨無處可放的尷尬。去年一趟旅行去了摩洛哥,出發前我做過一輪功課,先標出這趟旅行中不能錯過的人、事、物、景,滿滿一本筆記,果然回程的行李證明了一切,不例外的故事一樣發生。

旅行的途中,一路在微信與臉書上分享看到的景色,引發了一位朋友在微信裡提出了一個題目給我。他問:如果在摩洛哥只允許自己買一件東西,你會挑什麼?我想了很久不敢回答。隔天我還是很誠心地回答了我那位旅友的問題:如果只讓我買一樣東西的話,我會挑選摩洛哥堅果油(Argan Oil)。因為它畢竟是只在摩洛哥才有的一種堅果。而且目前萃取過程仍採用純手工處理,特別是需要巧思與力氣去剝掉第一道堅硬果殼,然後取出易受傷的果核,至今仍依賴生產區BerBer族婦女手工一粒一粒費時地完成。

摩洛哥堅果油成了我此行的第一選擇,其中有原因的:那天我們翻越阿特拉斯山脈途中,經過一個山谷小村,為了尋找可用的衛生間,找到了一座只有三、四家小店的休息站,我發現其中一間商店門前滿地灑滿了如小貝殼般的堅果殼,一問才知這就是久仰大名的Argan果,我自然順勢入店探訪,卻意外得知摩洛哥堅果油的生產,還支持著一個組織UCFA。從這家店的女售貨員口中得知,原來這有一個支持摩洛哥女性讓自己經濟獨立,並且讓自己與孩子得到教育機會的組織UCFA,它支持著身處偏遠、生產摩洛哥堅果油的婦女們。這個概念非常打動我,我一直相信先讓女性與孩童得到教育,是讓世界變更好的方式。這也是我買摩洛哥堅果油最主要的原因。

旅行中,人總會在一種時而興奮、時而疲憊的情緒中起伏,而這樣的起伏會總結出一種浪漫狀態的延伸。浪漫是讓自己通過購物來證實的好理由,因此我在摩洛哥的旅途中,因為浪漫的情緒發展出各種充分的購物理由,除了買了摩洛哥堅果油外,也買了其他浪漫的物件。我的獲物之旅還沒結束。

整趟摩洛哥之行,我覺得最意外與驚喜的獲得之物,是最後一天在馬拉喀什的一家古董店裡。這裡有著許多喜歡來摩洛哥的觀光客都愛買的老物件:摩洛哥因為無大戰爭、天災,加上民族風情濃烈,許多華麗的老器物、古拙的老繡片都得以保持得很好,各式各樣琳琅滿目,非常符合觀光客的獵奇心態。

同行的朋友一路著迷於尋找又大又圓潤的蜜蠟,直到這家店才找到精彩的大蜜蠟項鏈,直說稀有。而我對於超載行李的憂心,本無意再買任何東西,卻還是看到在放滿老銀飾的櫃子裡,那一串由數百個小紅珊瑚串成多環的項鏈而瓦解心防。

幾個店員都無法說明這個項鏈有多久年紀,直到穿著西裝打著英式領結的70歲創店老闆告訴我:這項鏈肯定在收入店之前,已經傳了幾代人了,因為它是慢慢累積紅珊瑚,才能串成這麼一大串。並且他還告訴我,項鏈來源自住在撒哈拉沙漠的BerBer族。那裡的女人們喜歡用沙漠中不容易找到的紅珊瑚當作飾物,這些易碎的紅珊瑚串連起來的工藝是困難的,東西稀少不常收得到,偌大的店裡只有這一串。

我對紅珊瑚從來沒有任何的迷戀,不過得知這串項鏈來自沙漠,倒讓我產生了興致。我笑說沙漠怎麼可能有紅珊瑚?這位70歲老人很嚴肅地看著我,用慎重的表情告訴我:撒哈拉沙漠曾經是海洋!▍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47期 職人手帖 工作與生活的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