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外】在老洋樓喝日式調酒 感受經典浪漫

 

Cover story  Let’s Get Tipsy

Part 1 我和我的小酒館

 Arya.S.H
 鄭弘敬

 

Eason 調酒師,原是資訊工程師,金融海嘯後,轉戰餐飲開啟調酒之路,師承日本雞尾酒教父上田和男。現與咖啡師好友共同經營大稻埕的「小城外」,白天是咖啡館,晚上則變身為酒吧。他說解宿醉的方法是喝醉醒來後,再喝一點酒(真的只能一點)。

 

當夜幕低垂,白日裡流連大稻埕的人群逐漸散去,就是「小城外」從咖啡館切換成小酒館模式的開始。我們的店隱密難尋,客人必須先穿過選品店,沿著樓梯走上百年洋樓,才會發現這處融合日洋風格的酒吧。深夜裡,人們在昏黃的微光下品酒聊天,分享人生故事,自在、 放鬆,這個畫面就是我心中理想酒館的模樣。

調酒師是夜晚的醫生,而酒則是我們用以聆聽人們內心的媒介。來自各行各業的人,對酒館有不同期待,有想享受兩人世界的情侶,也有下班後,前來小酌放鬆的外科醫生和老師。調酒師的存在必須拿捏與客人的互動,保持剛好的距離,觀察並滿足客人內心深刻的渴望,是師父上田和男先生深刻教導我的事情。

 

 

我人生中印象最深刻的酒,就是上田先生所調製的馬丁尼。從前覺得這款酒與我無緣,酒感極強,氣味單純,喝不出它的特點。當時的我已經是調酒師了,一次東京旅行特別到上田先生的酒館朝聖,刻意點了杯馬丁尼,沒想到竟成為此生最愛。那杯酒口感柔順,入喉後仍保有酒精力度,層次鮮明。連續喝了三杯,突然徹底明白,馬丁尼是杯要有一定人生歷練才能領略箇中滋味的經典。

當下我便決定回臺灣把工作辭了、車子賣了,飛到銀座拜師。從沒想過自己對調酒會如此地狂熱,但我的個性是決心做一件事情,就會將它做到完美。那時我才24 歲,不懂日文也沒有錢,於是白天念語言學校、打工,晚上到酒館實習。

上田先生的酒吧風格,嚴謹到令人肅然起敬,造訪的客人都是政商名流或慕名而來的貴客。無論是清潔、裝潢、調酒到與人應對,各種細節都要求精準到位,這樣的職人精神和價值觀影響我很多。學徒得從清潔做起,基本功夫做足了,才能夠進階學習調酒,在此之前就只能觀察。當時我每天都會拿著本子站在一旁做筆記,等真正站上吧檯已經過好幾個月。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79期 深夜裡的小酒館)

文 Arya.S.H
攝 鄭弘敬

摘錄自《小日子》 Nov. 2018 No.79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