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舊閣樓 Glow】今晚下了班 到河邊閣樓喝一杯!

 

Cover story  Let’s Get Tipsy

Part 1 我和我的小酒館

 劉亞涵
 韓承燁

 

Michael 本名高永逸,調酒師。學生時期便拿下許多國內外花式調酒冠軍,透過自學與工作經驗累積,逐漸在花式技巧之外發展出自己的調酒風味。去年與學妹Sally 合開小舊閣樓,期望透過複合式的咖啡餐酒館,在家鄉中壢建立在地飲酒文化。

 

 

走在黃昏的老街溪畔,潺潺流水疊上三三兩兩的聊天聲,偶爾摻雜著腳踏車的叮叮鈴響,這是每天上班途中最常看見的日常風景。小舊閣樓位在溪邊的散步小徑上,透天老厝和看得見河岸風景的落地窗,在舊時光的氣氛中,是我為每一個下班後疲累的靈魂構築的休憩場所。當暖黃的燈在黑夜中亮起,便換我上場為來客調製一杯杯專屬的杯中滋味。

從高中開始接觸調酒,學生時期幾乎在比賽中度過,雖然辛苦,但調酒讓我有了更多走出世界的機會。每次最期待的就是晚上到當地酒館喝上一杯,直接感受各國特有的飲酒文化。相較臺灣不算長的調酒歷史,美國和日本有著更深厚的飲酒底蘊,美式酒吧講究音樂氣氛,調酒本身並不花俏,扎實的冰塊與純粹的液體, 味道濃烈而奔放;日式調酒在風味上則溫柔許多,更注重的是調酒師的個性與匠氣,喝下的每一口都是幾十年的歷練精華。

在這個圈子待了近十年,我一直思考如何將調酒魅力傳達給更多人,雖然臺灣調酒師的能力深受國際肯定,但和日常生活似乎還有一段距離,所以我想開一間人人都能自在光臨的酒館,像來到朋友家一樣舒適的地方。

於是捨棄熱鬧街頭,我選擇跟著直覺,尋找與自己有緣的落腳處。某天騎車途中看到了這棟屋齡 43 年的老厝,初遇時的狀態非常糟糕,沒有水電管線,牆上長滿壁癌,有些地方生著青苔,三樓的牆裡頭甚至還藏了一株小榕樹,幾乎像是廢墟,但不知為何,這些殘破的痕跡卻莫名吸引著我。

花了一番心思整理,終於慢慢接近心中的模樣,由於老屋開窗面積大,採光極好,若只規劃夜晚營業的酒館似乎有些可惜,便決定找餐飲專業的學妹一起合夥經營,白天在一樓專心供應咖啡和餐飲,晚上六點過後,三樓便是我的獨立小酒館。

一開始除了過去的熟客外,單純來喝酒的客人並不多,大部分是為咖啡而來,卻在無形中將酒館帶入更多人的生命。看著他們從一開始緊盯酒單苦惱要點什麼酒,到現在可以自在隨興地跟我指名喜歡的味道與口感,就像是陪伴成長般的感動。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79期 深夜裡的小酒館)

文 劉亞涵
攝 韓承燁

摘錄自《小日子》 Sep. 2018 No.79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