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室日常】透過窗花玻璃和老物 在二樓工作室喚醒觸覺記憶

工作室日常

原研哉曾說,工作室是婉轉向來者傳達主人性格、感性、工作特徵及水準的不可思議的媒介。身為雜誌編輯,經常有機會到受訪者的工作空間進行訪談,不經意之間,發現許多充滿個性的工作空間,感染了來自於創作原點的豐沛能量。「工作室日常」單元,將帶領讀者「翻牆」進入各類型設計創意人的工作現場,挖掘出背後有趣的故事。


 

工作室日常 自愛工作室

 鄭雅文
 簡子鑫

 

鍾欣穎(Kaka),於2013 年成立品牌「ZIAI Studio 自愛」,擁有美術及服裝設計背景,四處尋找因房屋拆遷而被丟棄的物件。她以老舊玻璃窗花為媒材,並結合老磁磚、把手、開關等過往的建築元素,以傳統鑲嵌玻璃技術製作生活中的擺飾、燈、盆器等。工作室位於士林,平時從住家到工作室會經過公園,喜歡採集路邊的植物、花朵,夏天樹上脫殼的蟬,是工作前的小儀式。

 

 

自愛工作室樓下,有間傳統男士理髮店,店裡的理髮師手藝很好,自愛的負責人Kaka說,附近40歲以上的男性住戶,幾乎都會在固定時間去剪髮。Kaka總是注意著這些上了年紀的人事物,對老東西的情感也反映在作品中,她透過鑲嵌玻璃這項臺灣傳統技藝,結合古玻璃與磁磚、開關、把手等物件,組合成裝飾品和盆栽、燈具……,看著她的作品,似乎感覺到了六、七〇年代臺灣的日常。

 

工作室位在士林的寧靜區域,從窄窄的磨石子樓梯走上去,有著大面黑牆,線條俐落的層架與木頭長桌的二樓,是Kaka與建築師好友的共用工作室,焊接用的工作桌就在靠窗的角落,大量的植物包裹著四周,宛如一座小溫室。三樓則是處理玻璃的工廠,隨處可見她從各地蒐集來的古玻璃和老件。

 

 

美術科班出身的Kaka,從服裝系畢業後,做了一陣子服裝助理,時間久了總覺得有些疲乏,因此開始報名些課程,從金工、陶藝、金繼(註)……都接觸過。五年前,她去上了一名鑲嵌玻璃老師傅的課,當時鮮少人知道這項技藝。鑲嵌玻璃於日治時代傳至臺灣,在臺灣製造業經濟起飛的年代,許多有錢人家將多彩的鑲嵌玻璃做為窗戶和屏風,繁盛一時,時移事往,鑲嵌玻璃不再被人們使用,60 多歲的老師傅仍想將這項工藝傳承下去,每日從臺北車站騎著他的偉士牌機車到板橋教課,在鐵皮屋工廠裡,日復一日地做著。

 

鐵皮工廠裡冬寒夏熱,老師傅為了不讓這項技藝消失,持續在不舒適的環境裡勞動,鑲嵌玻璃得經過切割、研磨、包銅箔、焊接、染色、上蠟等六道繁複的工序。Kaka被老師傅的執著與熱情所吸引,現在的她也延續老師傅的精神,在鐵皮屋裡切割玻璃、研磨。屋頂上的四個循環扇轉動著,空氣仍然燥熱,年輕的Kaka不怕辛苦,她和一般年輕女生柔嫩的手不同,上頭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傷疤,過程中經常被玻璃碎屑刺傷,被融化的銲錫燙傷,她卻不以為苦,反而覺得傳承這項技藝是件很驕傲的事,Kaka 說:「如果可以,我想做一輩子,我是說真的喔。」

 

 

 

 

 

 

 

 

 

 

 

 

 

 

 

 

註:一種使用天然漆修復陶瓷的方法。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65期 用喜歡的食器 裝進美好日常)

 

摘錄自《小日子》 Sep. 2017 No.65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