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旁的編輯事】編輯都在做什麼?小日子辦公室大解密

吳亭諺

從餐飲界半路跑票的雜誌編輯,喜歡用文字記錄下生活。曾短居於日本及泰國,特別鍾愛一個人的旅行。


 

本月值星 吳亭諺

「小日子辦公室裡平常是什麼樣子呀?」每次採訪不同領域的職人、創作者時,我都特別希望能約在對方的工作室裡,除了想親身感受空間與其創作的連結外,也會問問他們的日常生活,還有工作室附近愛去的地點。當然有時候也會被好奇的受訪者反問。

其實小日子的辦公室就在公館的水源市場旁邊(所以專欄才會取名為市場旁的編輯事),因為位於學校商圈,周圍有許多好吃又便宜的餐廳,永遠不怕餓肚子。工作忙碌時,我們會到辦公室對面的日式、韓式料理,速速解決完一餐;有時間就會去合菜館邊吃邊聊,或是到市場後各自散開,找尋自己想吃的市場小吃⋯⋯但是選擇太多,反而讓大家每天都在煩惱今天要吃什麼,各自坐在位置上猶豫個老半天,直到有人大聲下令「放下滑鼠!在樓下集合!」大家便會起身下樓,反正走著走著就會知道要吃什麼了。

 

不過,每個月裡除了企劃和校稿週之外,編輯部總是很難全員到齊,有人跑活動、有人採訪,之後就開始輪番在家中埋頭苦幹地寫稿、編稿⋯⋯。也許是一個人工作悶壞了,好不容易進公司看到同事時,就會忍不住開始閒聊,分享一下這次訪談的過程發生了什麼有趣的事、寫稿時的掙扎與感觸,或是看到了什麼有趣的新聞。對我來說,一起討論所產生的火花,總是比一個人思考來得有意思。

像是去年12 月號《失戀的日常練習》,就是在閒聊時,談到當時許多失戀後的情殺新聞,才想到即便是平時看來穩重、能夠自在面對生活各種事物的人,卻也可能在感情上卡關。突然編輯A 說,如果有人能夠告訴我們失戀時該如何面對,這樣的事情是不是就能減少發生,於是企劃便產生了。

還有前陣子做《極簡生活》時,我們拜訪了幾位物欲極低,或是擅長廢物利用的受訪者,得到了許多斷捨離的小撇步,讓我忍不住開始整理起家裡和辦公桌。當然也有同事訪問完喜愛囤積的詩人後,大聲宣告自己是站在囤積這邊的(OK∼我尊重)。不過做完《極簡生活》後,緊接著《深夜裡的小酒館》的主題,旁邊書櫃又開始堆起了大大小小的酒瓶,於是我們的極簡生活也就告一段落了。

最近因為採訪幾位製作香氛的職人,大家的桌上多了幾瓶香水和香氛蠟燭。寫稿時,我試著輪流點起不同香味的蠟燭,閃爍的火光和淡淡肉桂味帶來的溫暖氛圍,的確讓我從截稿時焦躁不安的心境,逐漸平靜下來,我好像也開始感受到這些香氣的魅力了。

 

世大運時編輯A帶來了國旗假髮,讓我們在辦公室中為臺灣加油。

不知道下一期採訪開始,辦公室又會變成什麼樣呢?●

文 吳亭諺

摘錄自《小日子》 Jan. 2019 No.81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