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旁的編輯事】編輯女子的單身心事

劉亞涵

小日子編輯。喜歡聽故事,寫稿時會進入聽不見的真空狀態。總愛在死線前掙扎的拖延症患者,最近開始挑戰早睡早起。


 

 

本月值星 劉亞涵

「要不是在做編輯前就找到對象,我現在應該別想談戀愛了。」臺北市喧嘩的薑母鴨店裡,編輯D先生剛剛還在抱怨工作和人生煩惱,摻和著些許酒氣,冷不防地丟出這句話。酒酣後的玩笑話是如此真實,聽得我心底直發毛。認真想想,排除早已有對象的同事,身邊不乏空窗四五年以上的編輯友人,自己單身的日子不知不覺也快三年了,難道,編輯這職業是條戀愛絕緣之路?

編輯是與人高度相關的職業,平日裡常需要跑些大小記者會,也因為每期雜誌的主題不同,有機會接觸各領域的受訪者。相較一般只能守在辦公室裡的白領上班族,照理說應該是個戀愛養成速成班。不不不,事情可不是想像中那麼簡單。

 

採訪畢竟是工作,專業態度是必須,誰都不想因為感情的介入讓工作變得複雜,也因為做的是月刊,每個月都在被進度追著跑。當月底決定好接下來雜誌內容後,便要開始密集地邀訪與採訪,這一週多的時間是我們與人間最緊密接觸的時候,之後就得閉關寫稿、編稿了。好不容易熬到雜誌出刊,又得開始想企劃、採訪、寫稿、編稿、校稿,腦子總充斥著各種企劃或採訪,似乎已沒什麼空檔可以塞入戀愛,青春也就在這樣的循環中無情溜走⋯⋯。

好啦,其實也沒這麼悲慘。但的確每個月都會有好幾天過著與世隔絕的日子,在公司或家裡埋頭寫稿,這時也已無暇顧及穿著打扮,只想著用最舒服的姿態來迎戰,爭取更多睡眠時間。最崩潰的那幾天,常帶著厚厚眼鏡、頂著大素顏和髮捲(?)就出門上班了。有時恍惚間瞄到鏡中反射的邋遢女子,該不會真命天子就是在這時與我擦身而過?(泣)

為了避免這樣的情況持續,通常截完稿後我會花比平常多一倍的時間來好好打理自己,慢慢找回自己原本的樣子,也拾回身為女子的自覺與自信。「妳今天氣色好像特別好,是不是截完稿了?」這是幾乎每個月都會上演一次的辦公室對話,編輯女子的長相消長就如同月亮週期一樣,成為了同事推測雜誌進度的荒謬指標。

回過頭仔細想想,單身又有什麼不好呢?這段日子過得其實也挺開心充實,有了更多和家人朋友相聚的時光,去了幾趟旅行、吃了不少美食,也找到了喜歡的工作。編輯生活雖忙碌,但看到自己每月的辛苦成果受人喜愛時,是種難以取代的成就感,也許就是自身對現況的滿足,削弱了對於戀愛的衝動與追逐吧。只是偶爾還是會在聚會時被小小動搖一下,尤其許久不見的朋友在聽到我仍單身的反應,第一時間大多會睜著一雙清澈的眼睛直問:「為什麼?」(拜託,我才想知道好嗎!)

2019 的新年展望就留給戀愛吧,不知道今年能否順利脫單呢?♥

文 劉亞涵

摘錄自《小日子》 Feb. 2019 No.82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