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雍】洗照片需要 能聽很久的專輯

 

Cover story No Music, No Life.

口述=張雍
採訪・撰文=曾虹琳
攝影=張雍

 

張雍 出生於台北,2003 年起旅居捷克布拉格,就讀布拉格影視學院(FAMU), 目前工作地點為台灣及斯洛維尼亞(Slovenia)兩地, 作品多次獲獎,並於歐洲各地展覽, 曾出版《雙數/MIDVA》(大塊文化)等三本文字攝影集。

張雍
出生於台北,2003 年起旅居捷克布拉格,就讀布拉格影視學院(FAMU),目前工作地點為台灣及斯洛維尼亞(Slovenia)兩地,作品多次獲獎,並於歐洲各地展覽,曾出版《雙數/MIDVA》(大塊文化)等三本文字攝影集。

我在布拉格念書的時候,學校有一棟小房子,裡面有暗房和Studio,通常我們洗照片的時候一待就是一兩個禮拜,我習慣工作的時候是晚上,通宵到隔天早上,一次進去暗房都是差不多十幾個小時。

暗房裡面不能帶電腦,因為相紙會感光,聽音樂通常是用iPod,通常要很小心藏在口袋裡面。在暗房裡面你會發現,放不一樣的音樂,洗出來的照片就是不一樣,這東西是你沒有辦法用言語表達的,跟你整個人的狀態、情緒,和你那陣子是怎麼樣的人有關係。

我喜歡的音樂類型,就是可以把我帶到一個從來沒有去過的地方,或是讓我有想像力的畫面,在暗房裡等於也是一個重新創作,要去加多少的反差、加一些濾鏡,哪裡黑一點、深一點、亮一點,音樂是讓我有一些Inspiration,讓我感到舒服,在做照片的時候找到一種方式,往那個方向前進。

我喜歡放Leonard Cohen 的歌,像有一個長輩,拿一把吉他坐在暗房裡的小桌子旁,跟你講一個故事,在陪你。我洗我的照片,他講他跟哪個女朋友的故事,我就會很開心,像有一個人在旁邊用口述的方式講他自己的電影。

Leonard Cohen 的音樂、歌詞、詩對我而言,早已超越單純的「娛樂」或者「撫慰心靈」功能 ,而是一種若隱若現的Inspiration。

Leonard Cohen 的音樂、歌詞、詩對我而言,早已超越單純的「娛樂」或者「撫慰心靈」功能 ,而是一種若隱若現的Inspiration。

我喜歡的都是一些有經過時間,仍然很耐聽的音樂,後來發現常聽的就是這幾個人。音樂有很多種,也許聲音是一種音樂,你會感覺它在跟你講一個情感、一個訊息,如果可以每次聽的感覺不一樣,我會想要繼續聽他的故事,第一遍、第二遍、第三遍……。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06期 日常生活需要音樂)

摘錄自《小日子》 Oct. 2012 No. 006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