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靈】找一片海灣 漫無目的坐著也是種幸福

 

一種包覆 水晶球裡的東清灣

撰文.攝影=張靈
蘭嶼鄉東清人,長榮大學畢業,目前擔任952vazay tamo製刊社企劃與寫手,參與蘭嶼青年的第一本雜誌,正職在機場櫃台劃位。靈感來了畫比例不太對稱的畫,寫得比說得好聽。

 

1_11411726_818455828270469_1456850516823439276_o

東清灣灘頭。村莊的大人除了看海,也很會監控。偶爾對小朋友的對談是:快點回家,你媽媽在找你。這裡是小孩的遊樂場,小學生的游泳池,國中生的跳水道。

 

蘭嶼人是生活在小島上的民族,因為太平洋的祝福,飛魚源源不斷地從海上來臨,並且帶來希望,也給了我的祖先一個生存的信仰。從此在這個擁有美麗風景的海上,誕生了一座島,也誕生了一群人民,總是喜歡望著海。

小時候我有一個水晶球時鐘,是爸爸出國時帶回來的禮物,水晶球裡的海,是看起來軟軟的淺藍,底部是時鐘,上面還有一隻磁鐵海豚,每天都跟著時針一起游泳。每次坐在堤防上看海,由自己的方向往兩側的看去,東清的灘頭就呈現了天然的圓弧狀,讓我想起那顆外國水晶球,好像真的置身其中。

在偌大的世界裡,我住在一個像水晶球的海灣裡,實地擁有了一種被海洋包覆的安全感。

26年的時光,堤防跟海灣成為了一體,儘管早期堤防的建設對天然的海灣形同破壞,然而一些日子過去了,海灣跟這不相干的水泥堤防開始相輔相成,互相依賴。

從最早的黃昏市場,到現在人群聚集,幾乎成為一個小型規模的夜市,大家開始在海灣附近做起生意,剛上岸捕魚的中年人或婦女在堤防上坐著,看船進港,吃螃蟹聊天。做生意的阿姨,一邊忙著賣烤肉,一邊顧著正在海裡游泳的小孩。像是吃飯要配魚湯,吹風要在涼亭。看海、聊八卦,同學會的結尾,80%落在堤防。必須在一個靠海的地方,音樂才顯得輕快,故事變得順暢,笑聲就可以無限上綱。

東清灣的魅力有時也導引一些迷茫的心情,看著遊客三三兩兩找了個角落安靜的坐著,覺得找一個地方,漫無目的坐著也是一種幸福。自己常常丟個垃圾,卻不知不覺地走到海邊去,看著濕漉漉的小朋友從海上衝出,再看看海平面,想著,明天會不會是好天氣呢?有時候遇到同學就聊聊近況,搶對方的東西吃,傍晚時分討論世界的未來,家裡的經濟發展,哪本書看得比較順眼⋯⋯;有時候一群人,打打鬧鬧說說笑笑,下一秒可能就泡進海裡,歡樂地喝著海水。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47期 職人手帖 工作與生活的日常)

 


摘錄自《小日子》 Mar. 2016 No.047

購買雜誌
撰文.攝影=張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