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曖曖。內含光實驗室】點上燭光 來場一個人的私密約會

 

Cover story  Life Smells Good

Part1 我們和香氣共度的生活

 劉亞涵
攝 汪正翔

 

Taffi 本名張葳,曖曖。內含光實驗室創辦人。在美國長大,因為習練瑜伽後找回對生活的熱情與關注,2014 年成立品牌,專注於調香、天然香氛蠟燭與氣味策展,希望透過光和香氣傳達生活的美好。每次翻閱《感官之旅》、《氣味之謎》這幾本書都會獲得很多靈感。

 

 

如果說聲音能表現時間的質感,那空間的質感,我認為應該屬於氣味。一個空間如果關注到自身氣息,那它必定有著深厚的文化底蘊,如同日本寺廟都會有專屬味道,也讓飄升的氣味成為與神祇溝通的管道。對我來說,好的氣味質地是若有似無的,就像身處大自然時,不經意竄進鼻腔的那一抹花香,迷人地抓住你的注意力,卻又旋即消失。

我並非天生嗅覺靈敏,是瑜伽打開了我的五感,不論是對氣味、光還是聲音,都有比從前更強的感受力。我變得不喜歡日光燈,並開始留心能讓生活更加舒適的存在,從此,點蠟燭成為一個生活習慣。住在山上的生活自在,但難免濕冷,這時只要點上燭火,空間就像是被一條羽絨被包裹著,有層隱形的保護結界,變得舒服又溫暖。而所有香氣裡,我鍾愛木質調,尤其是新鮮中帶一絲土壤香甜的杉脂氣味,總能吸引著我去用心嗅聞、好好呼吸。

 

 

還記得童年時,那盞始終存在於生活中的光與香氣。媽媽常會依照心情或天氣在家中點上蠟燭,讓偌大的房子充滿怡人氣息。我永遠記得有天晚上,不小心在沙發上睡著,半夜獨自在客廳醒來,冷黑的空間裡,一顆紅色蠟燭正在燃燒,帶著松木和丁香的舒服氣味,那是媽媽在睡前特地為我點上的。雖然只有一縷燭光,卻讓我感到無比溫暖與安心,是對於香氣的重要回憶。

開始學做蠟燭,是希望溫暖的燭光可以成為支持人們的力量,在需要的時候,伴著喜歡的氣味陪在大家身旁。從調香開始的每一步驟我都傾注全心,並試著讓自己像張白紙,不帶批判性地去嗅聞,認識各種氣味,將它們的特色刻印在腦海。而將精油與蠟攪拌 108 下是我的堅持,這是梵文裡的神聖數字,代表我的滿滿祝福。

 

絕大部分的香氣靈感都來自於我的生命記憶,像是回憶、旅行、夢境、想像,哪怕是一首詩、一個顏色都可以成為氣味的原型。我調製的第一個氣味便是從旅行記憶而來,這款「甦。舒服」混合了薄荷、薰衣草與鼠尾草的清新氣息,只要一聞到,總能讓我想起峇里島那間令人難忘的飯店;而「木。林森」則是源於森林體驗,將自己曾經走過的山林記憶,揉合成對於自然的氣味詮釋。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81期 用氣味捕捉生活 我的香氛日常)

 

文 劉亞涵
攝 汪正翔

摘錄自《小日子》 Jan. 2019 No.81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