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味製造所】就算生活像狗屎 出門前也要記得噴香水!

 

Cover story  Life Smells Good

Part1 我們和香氣共度的生活

 陳品涵
攝 陳志華

 

Lawrence 本名洪晟富,高雄人。畢業於高雄醫學大學香粧品學系、中山大學行銷傳播所,之後便一直從事調香創作。現為「odor funder 氣味製造所」創辦人,喜愛文學與藝術。工作卡關時,他會為自己倒杯威士忌,品酒像某種儀式,是開啟靈感之門的鑰匙。

 

 

對香味比較早的記憶,大概是明星花露水的味道吧,小學時我負責打掃廁所,掃完都要灑幾滴在地板上,因此對這個氣味印象特別深刻。嗅覺記憶比視覺記憶更長久,一年以內聞過的氣味至少可以記得六成,但看過的東西大約三個月內就會遺忘掉一半以上。我是嗅覺比較敏銳的人,日常生活中接觸各種物品,下意識會先拿起來聞,進入各種場域,也會特別注意空間裡的氣味。

在國外常能發現將氣味融入空間的設計,走進世界各地的香格里拉飯店大廳,都會先被淡雅的佛手柑與香草氣息吸引;進入百貨公司或展覽空間,也常會聞到空氣中瀰漫著專屬於自 己的香味,這在臺灣卻很少見,我認為透過調香,也能創造出關於我們生活的嗅覺文化。

 

 

會選擇從事製香工作,是出於個人興趣。從大學時期開始,我就蠻愛買香水的,幾乎每天出門都會使用,各種香調都會嘗試,特別偏好自然、沉穩的木質調,例如雪松。香氣有一種神祕的魔力,它會放大視覺作用,加深人們的體會與想像,甚至影響對於事物的感知。曾看過一個嗅覺實驗,用了兩瓶配方相同洗髮精的人,居然會認為有香味的那款泡泡比較多;而香水也會在無形中流露出個人風格以及品味,遠比人們所選擇的髮型或穿搭都更為強烈,這是我在研究香氣時,所觀察到的現象。

 

 

畢業後,同學找我組了一個香水實驗室,為人們打造專屬氣味,這也是我後來成立「氣味製造所」的契機。人們帶著各自的故事前來,曾經有人訂製「新車的味道」,我使用皮革香氣調製這款香水,他說,只要噴灑在車上,就會覺得每天都像在開新車;也有人想復刻舊情人的味道,把甜蜜回憶與場景的氣味保存下來。某些人可以明確說出對香氣的喜好,但有時也需要透過談天和引導,慢慢找到他們喜歡的感覺,漸漸地,我發現氣味調製,是一種讓香水融入常民生活的有趣實踐。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81期 用氣味捕捉生活 我的香氛日常)

 

文 陳品涵
攝 陳志華

摘錄自《小日子》 Jan. 2019 No.81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