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正翔】看見人影就開拍!攝影師將快門瞬間交給規則後……

攝影師行走手記

「不要追求詩,它自己會從接縫滲入。」每當整理攝影師意在言外的精采照片時,腦海總會浮現這句話。從這期開始,不再只服務於採訪主題,新登場的單元,請攝影師掏出自己生活或旅行中的私藏寫真,分享在各城市角落發現的生活風格與樣態。


攝影師行走手記 紐約

攝、口述 汪正翔

 游姿穎

 

汪正翔 臺北人,臺大史研所碩士,波士頓美術館藝術學校藝術創作碩士肄業。喜歡捕捉非典型日常,作品有時驚奇、有時虛幻。慶幸能用相機,帶自己看見世界的複雜。專職特約攝影,也從事評論、教學與創作。出版《My Scenery Only for You: 那些不美的台灣風景》、《新攝影》等。

 

 

會開始拍「醜」的照片,是來自於對工作的掙扎。接案多半不能循著自己期待,內容若是不喜歡,還是得摸摸鼻子吞下。煩悶的心情久了,總是想要多做些什麼,在工作中試圖摸索創作。也因為心情不美麗,自然而然不會想拍很漂亮的東西,反而是那些怪奇、突兀的,對我卻有種趣味的魅力。

每每出國,所見所聞總是新奇,但這些早已是別人鏡頭下的風景,我並不太想拍,我想抓住的是打破印象的事物。一次到紐約駐村,我便做了一場實驗,不帶直覺或經驗,而是將拍照的邏輯,交給了「規則」,看看能否有些不一樣的發現。

 

 

規則1:有人走到光線下就拍照。站在中央車站,光線透過車站天窗投射到大廳地上,我想像太陽是閃光燈,等待有人走到光下,然後觸發快門。

規則 2:有人經過窗前就拍照。坐在聯合廣場的咖啡店,看著窗外,內外交疊的窗景讓經過的人有著不真實的虛幻,於是當有人走過窗前,我便將他捕捉下來。

規則3:有人拍照就拍照。知名的建築熨斗大廈前,總是吸引人群駐足,我站在街邊觀察,觀光客對它搔首弄姿,樣子很有趣,決定只要有人拍照,就拍下他們拍照的模樣。

 

 

攝、口述 汪正翔
文 游姿穎

摘錄自《小日子》 Nov. 2018 No.79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