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智煒】開到深夜的咖啡館像人生的小站

 

Cover story  Dans le café de la jeunesse perdue

游智煒 Tommy Yu
一個看似無所事事卻忙到擔子很重的導演、攝影和編劇,喜歡打棒球,人生的時間裡有70% 是在寫劇本。曾以《生命狂想曲》獲得金馬獎最佳短片。參與執導的影集《小站》以30分鐘說完一個故事,最近在年代電視臺播出。

撰文=韓小蒂
攝影=林志潭

42-08

Sugar Man Café的氛圍就像自己的工作室一樣。

 

從念電影系開始, 我養成了去咖啡館的習慣。那時住在臺一冰店頂樓加蓋,房間只有一張床和衣櫥,想寫東西時就會去咖啡館。出了社會,跟咖啡館的關係更密切;我經常會去電影或廣告公司開會,結束後習慣找一家咖啡館,整理一下案子的重點,處理要聯絡執行的事項,覺得這樣比直接回家要有效率。有時坐的時間較長,一般咖啡店通常只開到晚上十點,就開始注意臺北開到深夜的咖啡館。

剛開始常去的是在東區的4 a.m.,我記得老闆是濁水溪公社的阿怪,算是圈內人,店如其名,就是開到清晨四點。後來我一直生活在南區的公館、師大、古亭一帶,像已經關門的多鬆,還有早秋、暗角,都是常去的幾家,它們共同的特色就是有好聽的音樂與漫畫書,最重要的是他們都開得夠晚。

10

 

我在咖啡館都在做些什麼? 其實就是寫劇本,我認為因有故事想說而拍電影,跟想當導演而拍電影是兩回事,有好劇本才有拍片的可能。這間Sugar Man Cafe位置很隱密,偶然騎單車經過發現,正好是一家開到凌晨四點的咖啡館。Sugar Man的空間很舒服,有音樂遊蕩著,氣氛有點像小酒館但又不會吵,光線比酒館明亮一些,很多人都來這兒安靜地工作,我也是其中一員;很享受這種大家互不相識,卻各自專心於做一件事的氛圍,就像另類的的工作室。

這裡也提供了一種恰到好處的人際氛圍。老實說身在電影圈,還是不太習慣社交場合,但有時來到咖啡館偶爾會跟朋友不期而遇,甚至剛好碰到原本有意合作的學弟,就會覺得那天特別順。當然在這兒遇到朋友,難免聊兩句,喝咖啡聊是非也是一種很正常的紓壓,但大家很有默契地不講人名,改以ABC代稱。

 

(點擊下圖,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42期  在咖啡館工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