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彥】我走進夢想已久的古巴 發現最愛的仍是蘭嶼

 

Cover story  Gap Year of Life
Part1 離開生活正軌也挺不錯的
文、攝 王文彥

 

王文彥 大學時期接觸攝影,總以旅行記錄世界土地的故事,著有《時光封塵.哈瓦那》、《轉風——和蘭嶼交換時間》影像書。去年受邀於一位夢想成為戰地記者的朋友,前往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一趟。

2014 年夏天,我帶著相機,扛起一個大背包,與兩堂初級西語課的經驗,獨自飛往中南美洲,進行一段從赤道一直到冰河區的 82 天旅程。這不是我第一次選擇出走,退伍後曾先前澳洲打工度假,想尋找一份勇氣;在出發去中南美洲前,為了完成期待已久的攝影專題,則在蘭嶼待了許久。

這次遠走,原先是希望解放我的眼界。身為攝影師,若想在有限的觀景窗裡,拍出跳脫框架的照片,心裡的視野要夠「寬」。有了這個想法,便在當年申請客委會的築夢計畫,我想,去了那遙遠的國度,我就能看見這世界的寬。

從大學時期接觸到古巴音樂、電影開始,這個彷彿被時光靜止的國度就成為我最想去的地方。如果要形容對古巴的第一印象,就是「走入電影中」,滿街跑的老爺車、破舊的殖民期建築、從街角傳來的音樂聲,以及入夜後有人跳著騷莎舞的窗影。從清晨到夜晚,每一刻都精彩,讓我捨不得把相機放下。但古巴最讓我震撼的,不是這些魔幻街景,而是與當地人交流之後產生的衝擊。

從第一天進到哈瓦那開始,街上不斷地有當地人主動搭訕,詢問我要不要買雪茄或找女人。在古巴學到的第一個西文單字是「Chica」即女人之意。不管是街頭混混、單親父親、大學女孩、退休教授,都想介紹我漂亮女孩,或者推銷自己,只要我願意從口袋掏出錢來。

古巴雖然貧窮,但是不到民不聊生。事實上,古巴醫療、教育免費,治安良好,人民識字率接近百分之百,街上沒有任何街友,堪稱是
最成功的共產國家。雖然餓不死,但是經濟停滯,在這裡,除了自由,任何東西都可以用金錢買到。是否所謂的自由選擇,都必須建立在良好的經濟條件上?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82期 人生的成年禮)

文、攝 王文彥

摘錄自《小日子》 Feb. 2019 No.82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