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耀邦】凌晨夜跑讓我與音樂專心約會

 

Cover story No Music, No Life.

口述=王耀邦(格子)
採訪・撰文=魚書
攝影=祐祐

 

王耀邦(格子) archicake 創意總監,身兼藝術家與策展人。 因為Jamie Oliver 前往英國求學,在英國期間開始大量接觸各類型音樂,獨鍾搖滾樂。回台後開始了夜跑聽音樂的習慣。

王耀邦(格子)
archicake 創意總監,身兼藝術家與策展人。
因為Jamie Oliver 前往英國求學,在英國期間開始大量接觸各類型音樂,獨鍾搖滾樂。回台後開始了夜跑聽音樂的習慣。

聽喜歡的音樂,就跟看一本書一樣,需要很專心。與朋友一同經營設計公司的日子,生活被各式各樣的工作和瑣事切碎,就算有時間聽完一、二首歌,但幾乎已經找不出時間,來完整聽完一張專輯。也因此,從A 點到B 點,各種移動的過程,對我來說是最適合聽音樂的時間。

近三年之前,我開始了夜間慢跑的習慣,慢跑的時候,身體處於重複性狀態,讓你可以分神去聽音樂。一開始是維持運動習慣,時日久了,漸漸想要不受打擾地,用一場夜跑的時間,好好聽完一張專輯,這樣的想法反而成為夜跑最主要的動力。深夜的魔力在於,許多沒有注意過的,曲子裡的細節和鋪陳,此時聽來都會格外清晰,有時也會恍然大悟,「原來這張專輯的起承轉合是這樣安排的,一口氣把整張專輯聽完是這樣的感覺。」身體規律的移動不僅不會影響到音樂的品質,反而變成了一種加分。

適合跑步時聽的音樂有一種共通性,在曲子之間銜接得很綿密,那種綿密和重複性很高的跑步動作會產生一種奇妙的共鳴。夜跑或散步時,我喜歡聽後搖滾。後搖滾多半沒有主唱,但曲子本身的情緒已經很豐厚,在固定節奏的行進之間,讓樂音搭配著景象變換,逐漸一層一層地堆疊上去,情緒鋪陳和自身的狀態互相呼應,對我來說,聽這個就沒錯了。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06期 日常生活需要音樂)

摘錄自《小日子》 Oct. 2012 No. 006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