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建彰】下一個十年

盧建彰

臺南人,念電影,到臺北做廣告 16 年,歷任奧美、智威湯遜廣告創意總監,是廣告導演、詩人、小說家、老師,也是一位跑者。寫了六本書、兩首歌,著有《文案力》、《跑在去死的路上,我們真的活著嗎?》。


 

創意現場 

文、圖 盧建彰

 

 

前陣子做了個影片,再度邀請金士傑老師,但要談年輕人的22K薪資和人生日子主題,其實是幾年前就想說的。我想了很多種執行方式,也想過以劇情推動,最後覺得也許可以試試用一種安靜的說話方式來表達。拍一對爺孫在跑步後閒聊,只是單純的對話,但聊的東西很大。

 

也許不必用其他聲光影像技巧去吸引人,如果這真是個有意思的概念。當然一如往常,我不確定效果如何,但有強烈的直覺,這會有影響力,因為有了一位強壯的表演者,來說有點強壯的思維,不必太多炫技。

 

先說喔,我這片主要不是拍給年輕人看的,是給「大人們」。所謂的大人們就是會說出:「年輕人不要怕22K,要怕自己沒有競爭力」這樣話的人。我覺得如果2000年的老闆可以給28K,而2017年的老闆只能給22K,那談起競爭力,是誰的競爭力降低了?當然是老闆!

 

但比起那個22K,還有另一個22K需要擔心,那就是剩下的人生天數,以平均年齡82歲來算,大學畢業22歲,還有60年,但有幾天呢?60 ╳ 365=21900,再加上潤年有15天,也就才21915天,沒有22K。而每位在鼓勵年輕人的大人們,可是更不到22K喔,像我只有8K多。我近來常覺得,與其鼓勵年輕人,大人不如先鼓勵自己吧,因為我們才是更該擔心的人呀,先珍惜自己吧。與其關心錢,不如關心日子。

 

想東西要大膽 拍片要膽小

 

很多人以為拍片就是拍片當天的事,但其實拍片是從接到案子的第一天開始,是充滿計算的事。以導演來說,就是要不斷的在事前計算,創造一個環境,讓演員、道具、攝影機在其中運動,最後呈現出一個作品。

 

以這案子來說,我能夠找到金老師,他的演技如此精湛,同時腳本是以他來量身訂做,他不必做原本不擅長的事,只需要在良好的狀態下,說出發人深省的話語。為了將他這最好的資源達到效用,我必須很膽小的在拍片前計算,設計出好環境,讓金老師很舒服愉快地在其中,當天拍片就會非常輕鬆,甚至可以說,只要環境搞定了片子就可以拍好了。

 

但是,會下大雨,而且是豪雨。

 

 

知道拍攝的那一週會下大雨,而且,幾乎沒有放晴的機會,在找場景時,我就拜託製片要有雨天備案,他們很辛苦地到處翻找。確實是翻找,因為很多時候,我們會經過許多地方卻視而不見。但專業的製片和場勘們,都擁有精細的觀察力,他們總是在路上把眼睛打開,總是關注我們的環境。我們習慣錯過很多地方,必須坐下來,好好地回溯記憶,這過程也很像腦力激盪。

 

可是下雨天,怎麼跑步呢?通常的作法是,天氣不好,等天氣好啊。但因為金老師的檔期只有那一天,好不容易敲到時間,一定得拍掉,天氣因素必須要克服。我常常發現比較傑出的製片們,這時會跳出來,說出令人驚喜的答案。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65期 用喜歡的食器 裝進美好日常)

 

摘錄自《小日子》 Sep. 2017 No.65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