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言】「我很好。我喝點酒就好了」

劉冠吟

《小日子享生活誌》發行人。過去30年在金融、科技、行銷、公關相關等產業工作過,現在回歸文字與生活,跟編輯們一起在日常裡找靈感,鑽研生活裡的小細節。


文 發行人 劉冠吟
 汪正翔

做這期的時候,腦海中一直浮現貓下去快閃店裡牆壁上的一句話:「我很好。我喝點酒就好了。」這句話是貓下去老闆阿寬的心頭好,語出美國作家F. Scott Fitzgerald。小酒館文化早已是臺北生活的精髓,是努力逞強、生命中卻不能沒有浪漫的臺灣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這次訪問到的幾位調酒師,都打了一個共同的比喻:「調酒師就像醫生。」傾聽客人的心事,吧檯內外只是浮世中萍水相逢的緣分,卻將心情完全託付給對方。我有時覺得調酒師更像說故事的人,就如同得過世界級調酒大賽亞洲第一的冠軍調酒師阿凱所說,他將土地、文化、信念、回憶等等,會影響人思想及個性的元素,用調酒的方式說了出來。

 

原本是資訊工程師的Eason 在喝過日本雞尾酒教父上田和男的作品後「一杯入魂」,工作辭了、車子賣了,飛去日本拜師學藝,回來臺灣到大稻埕開了小城外。Eason 的故事跟喝酒這件事有異曲同工之妙,很隨興,有點瘋狂且需要創意,「夜晚的小酒館裡有酒,有人,也有故事,我想,調酒師與酒客們所創造的酒場文化,正是生活裡最美的模樣。」

這一期還走訪了位於新竹東門市場內的小酒館東市 1001,東門市場近年冒出許多有意思的小店,一邊喝酒可以一邊把其他市場小店的食物拿過來吃,市場中的小通道同時也通行機車,所以在東市 1001 就是在一邊可能被撞死,但一邊有可能會喝死或吃到撐死的命懸一線狀況下飲酒,不過,客人們倒是相當怡然自得呢,這就是小酌最放鬆的態度吧。

阿凱在講述現在AHA 酒單時,援引了漫畫《20 世紀少年》的典故,酒單中的兩杯酒向這部作品致敬。這部同時也是我最喜歡的漫畫,阿凱說:「這是一本感覺很熱血,但我覺得有點悲傷的作品,在現實生活中,小時候的夢想長大後不一定會實現,自己也不見得會長成當初想成為的大人。」

多有趣的比喻啊。人生總是悲喜交織,再仔細點看,悲總是比喜的時候多,看似熱血但其實悲傷,更多的時候是不願意但不得不前進,那要怎麼辦呢?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我很好。我喝點酒就好了。」人生好苦,但能夠逞強地說著我很好,然後小酌幾杯跟過去道聲再見,也是一種長大啊。

 

文 發行人 劉冠吟
攝 汪正翔

摘錄自《小日子》 Nov. 2018 No.79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