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力修 X 洪伯豪 X 黃健瑋 X 孟耿如】Wake Up 清醒後的改變與行動

 

聊聊天 《麻醉風暴2》導演和演員分享拍片的成長

 駱亭伶
記錄 陳怡廷
 阮璽

 

《麻醉風暴2》團隊觸及生命與人性的醫療劇集,一直是許多人追劇的焦點。兩年前的《麻醉風暴》大受好評,並引起廣泛討論。新一季的《麻醉風暴2》加入新生代演員,並探討了兩個世代的衝突與合作。本期聊聊天特別邀請到導演與演員,分享戲裡戲外共同經歷的挑戰與成長。

 

(由左至右)《麻醉風暴2》導演洪伯豪和蕭力修,及演員孟耿如和黃健瑋。

 

蕭力修

《麻醉風暴2》導演,編劇。1976年生,雲林人,臺藝大電影系畢業。2015 年以《麻醉風暴》獲得第50屆金鐘獎迷你劇集導演獎。不拍戲時就想在家跟女兒玩,前陣子在看的影集是《陰屍路》。

洪伯豪

《麻醉風暴2》導演。1978 年生,臺中后里人。南藝大音像紀錄研究所畢業。參與多部電影長片拍攝,《失控謊言》、《KANO》、《九降風》等,放鬆的方式是每年至少一次自助旅行,喜歡的導演是麥可漢內克與是枝裕和。

黃健瑋

實力派演員。畢業於北藝大戲劇系。曾以《麻醉風暴》入圍金鐘獎迷你劇集男主角獎,所飾演的蕭政勳醫師是全劇靈魂人物。日常放鬆的方式是游泳與潛水,最近喜歡的影集是《無間警探》第一季。

孟耿如

備受矚目的新生代女演員,實踐大學社工系畢業。在《麻醉風暴2》飾演個性直率富正義感的醫療線記者Zoe。閒暇最喜歡畫畫和看展覽,最近追的影集是《冰與火之歌》。

 

小日子(簡稱問):大家原本就認識嗎?還是這次拍攝才熟起來?

 

孟耿如(簡稱孟):他們三個本來就熟,我是這次加入劇組才認識。

 

黃健瑋(簡稱黃):她算新朋友,是這次劇中新世代很重要的主線。

 

問:這一季劇集的主題是「Never give up」,主題曲由「草東沒有派對」演唱,似乎從音樂到內容取材都加入更多社會與世代議題?

 

蕭力修(簡稱蕭):第一季的英文片名是Wake Up,結尾有一句臺詞是:「天亮了」,但有些觀眾覺得結尾蠻灰暗沉重的,並沒有醒過來的感覺。所以拍第二季時,想加入一些比較正面一點的劇情,呈現覺醒後的行動與改變。剛好洪導拍片時穿了一件T 恤,寫著:「Never give up」,突然給了我靈感。

從318 太陽花學運後,社會上的世代對抗變得更激烈,我們也把這個議題放進去,所以耿如飾演的記者Zoe,以及李國毅演出的外科醫師「熊崽」都是新世代的代表。那健瑋跟另一位女主角許瑋甯就像我們,代表著中生代。

 

如同戲裡醫療團隊所反映的,不管在家庭或職場上,中生代與新世代之間的合作,都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你們覺得呢?

 

黃:我覺得生長環境和成長的世代差別確實很大,現在年輕人是看網路長大的,從小網路就很發達了,那我剛好躬逢其盛,國中的時候才開始有286 電腦,電腦螢幕好大一臺,還需要磁碟片開機。

 

孟:那叫3.5 磁碟片。

 

黃:從類比進到數位這件事情,徹底改變了求知識和娛樂的結構,兩個世代完全不一樣,所以現在紙本刊物不好做,也沒人寫信。這也是為什麼戲裡在約旦當無國界醫師的蕭政勳,給楊惟愉(許瑋甯飾)寫信的原因。因為劇情設定他們分開了,沒有彼此的聯絡方法,所以那封信是要寄給一個不知道會不會收到的人,這很像我們以前寫信的心情,是一種不確定是否已讀的狀態。

如果用這個方法去看待世代差異的話,就會知道兩個世代的情感結構是截然不同的,反而比較容易去同理彼此。所以有時候覺得對方怎麼會這樣做事情,並不是不認真,只是標準或邏輯是不一樣的,而且求生存的方法也不一樣,這一點是最主要的差異。2008 年金融風暴過後,臺灣的經濟一直往下掉,政治現況20 年來都很撕裂,所以年輕世代在尋求自己的一個認同。我覺得太陽花學運是一個契機,牽起一個屬於這個世代的共同認同,談的有點遠,但整個是結構性的問題。

 

洪伯豪(簡稱洪):對於生活的時間感也不一樣。在這個世代有手機,要溝通事情,很即時地就在Line 上聊,以前也許是要想一下才回信或打電話,這會影響到面對事情的思維;現在被逼著要用即時的反應去回饋。喂,會不會太沉重,我們現在是要聊小日子耶(笑)。

 

黃:小日子裡的大議題!

 

孟:我覺得我算落在中間,像手機行事曆很方便,其實我喜歡手寫行事曆,還是喜歡舊的,有歷史的東西,當然科技有方便的地方,但是會讓人沒有足夠的時間思考。所以我也不覺得我是真的新世代。

 

黃:這個東西還是跟情感結構有關,光談個戀愛,傳簡訊就傳不完了,現在變成傳個貼圖,直接問:妳晚上要幹嘛?以前不能這樣欸,要想好我要怎麼約她,然後還要親自走過去問。

 

洪:對啊,你會花兩天的時間絞盡腦汁。

 

蕭:記得小時候是等電話,幾點電話會響。

 

黃:對對對,約好要講電話。

 

問:住校的同學還要排隊打公共電話。

 

孟:回BBCall 嗎?這個我沒有經歷過喔。

 

問:拍戲過程中,是否經歷了很特別的第一次。

 

孟:我第一次演這麼成熟的角色,以前多半學生氣息比較重。第一次要演一個大人的感覺,她必須要很獨立,自己選擇和決定去衝撞很多事情。其實跟我蠻不像的,我的個性是遇到事情會選擇退讓的那種,這是我在揣摩角色時比較困難的地方。但是這個團隊會願意為了一件事花時間磨到好。一場戲可能預計三個小時拍完,可是到我的部分可能拍了一天以上,有專業堅持,這是我覺得很棒的地方。

 

問:看試片感覺表現相當犀利,蠻像記者。

 

孟:犀利,這是這個角色蠻重要的地方。她常常因為這樣的個性讓自己陷入危險,明知道有危險還是要過去,就是想達成目的。

 

黃:整齣戲的危機都跟著她走,很帶賽喔。

 

蕭:我的第一次應該是當爸爸,在約旦拍戲殺青的時候,我女兒剛出生,差不多滿月。我覺得以前拍片,比較沒有家庭的感覺,因為我小時候是阿公阿嬤帶大的,但這次我怎麼樣都會盡量讓現場準時收工,拍片時第一次突然想到每個人都有家庭,跟過去比較不一樣。

 

洪:這是我第一次自己做長片影集的案子,過程經歷了太多東西。但比較 touch 我的還是跟演員之間的互動,一開始真的有點太緊繃,因為大家都有各自想把事情做好的直覺與方式。直到有次洪導跟我說,要信任自己的演員們,那時候我才思考要放開一點。到後面,我從健瑋身上看到他戲劇表演的態度,從那時才漸漸地合拍,不然一開始真的有點⋯⋯

 

黃:溝通上面啦,剛開始前一兩個禮拜。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65期 用喜歡的食器 裝進美好日常)

 

《麻醉風暴 紀實特輯》 新經典文化出版

摘錄自《小日子》 Sep. 2017 No.65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