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世芳】這句歌詞唱錯了?

馬世芳

廣播人,作家。 2010年出版散文輯《昨日書》之後,兩岸到處上通告,好些人稱他是「台灣首席文青」,他卻說文青早變成罵人的詞了,不如叫他打零工的。


 

張震嶽《這個下午很無聊》(1997)

張震嶽《這個下午很無聊》(1997)

1940年代上海歌壇「一代妖姬」白光錄的那些老唱片,如今聽來,仍然令人傾倒:當年錄音室裡那些爵士功底深厚無比的樂師,配上白光那義無反顧、煙視媚行的騷勁、霸氣,曲曲光芒萬丈,後人再難重現。若你以為六、七十年前的老歌肯定思想保守、形式陳舊,請聽聽白光:〈如果沒有你〉、〈狂戀〉、〈莫負今宵〉、〈假正經〉⋯⋯,我們這時代那些扭扭捏捏唱「小清新」情歌的假文青,連替她提鞋都不配。

李厚襄寫的〈魂縈舊夢〉是白光的不朽名曲。後世幾位堪稱「歌后級」的姚蘇蓉、冉肖玲、鳳飛飛、蔡琴也都唱過,足見其經典地位。白光的原唱版錄於1948年──那可是亂世啊,國共內戰正酣,次年政權易幟,天翻地覆。每思及此,再聽這首歌,總有繁華落盡、恍若隔世之感:

青春一去,永不重逢 / 海角天涯,無影無蹤
斷無消息,石榴殷紅 / 卻偏是昨夜,魂縈舊夢

不過,白光唱的版本有一處發音錯了:她把「魂縈舊夢」的「縈」唱成了「榮」。多年來,頗有為白光「唱錯發音」緩頰者,提出種種推論,認為白光是以某種鄉音發音,不能算錯云云。但他們都沒讀到白光自己的說法:多年後,有 一位記者忍不住問她為什麼要唱成「魂『榮』舊夢」?白光挑了挑眉,回道:「哦,是嗎?我一直認為那是個『榮』字!」──她自己倒是坦坦蕩蕩。

當年錄音時程很趕,白天拍電影、晚上錄唱片,當時不管是錄音師、樂手、或唱片公司同事,都沒有察覺白光唱錯了詞。還好,後來翻唱的歌者,倒是都唱對了。

其實「縈」、「榮」之誤不只此例,另一位上海歌姬「銀嗓子」姚莉,在〈舞伴淚影〉 這首歌也把「縈繞」唱成了「榮繞」。當年歌星多半小小年紀就出來走江湖,書讀得不見得多,偶爾犯這樣的錯,是可以理解的。

1985年,當時已是台灣歌壇「天后」的潘越雲,應邀演唱電視連續劇主題曲〈浮生千山路〉,由大師陳志遠作曲、作家陳幸蕙作詞。陳幸蕙不愧是讀書人,把歷代詩詞巧手剪裁入歌,幾乎無一句無來處,而竟串成了一首意象綿密、情景交融的「集錦」好詞。且看它典麗雅緻的下半闕詞,是不是「秒殺」如今市面上那些裝模做樣、像是穿了戲服戴了古裝頭套的「中國風」歌詞:

小溪春深處,萬千碧柳蔭
不記來時路,心託明月,誰家今夜扁舟子?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雨淨風恬,人間依舊,細數浮生千萬緒
春遲遲,燕子天涯,草萋萋,少年人老
水悠悠,繁華已過了,人間咫尺千山路

阿潘這首歌唱得好極了,但卻有一個問題:她把「雨淨風恬」錯看成「兩淨風恬」,唱錯了。當時錄音師、製作人也都沒發現,等到有人發現這個錯誤,阿潘已經出國,發片在即,根本不可能找她回來重唱這一句。

這個問題說大不大,卻也著實棘手。滾石唱片總經理段鍾潭(在家排行老三,故綽號 「三毛」)拿著歌詞看了半天,福至心靈,頓生一計:阿潘不能重新唱過,那把印刷版歌詞改一改嘛。「兩淨風恬」當然不通,但 「涼淨風恬」怎麼樣?風吹起來涼涼的,很乾淨很舒服,意思也不錯嘛⋯⋯。

於是〈浮生千山路〉從此都唱「涼淨風恬」了。不知道陳幸蕙後來得知此事,是佩服滾石三毛的捷才呢?還是覺得委屈了她精心設計的意境?

類似這樁案例,但卻不是「唱錯歌詞」的 「改詞」事件,是張震嶽1997年的歌〈把妹〉──阿嶽之前那首得罪全天下家長的 〈我要錢〉已有過被新加坡、中國大陸禁播的紀錄,他仍不改本色,新歌寫了「看到辣妹假裝沒事,褲襠有反應」這樣的詞,這不是找死嘛!但是要阿嶽改成更溫馴的歌詞,又簡直太不Rocker了。唱片公司想出妙計:阿嶽唱「褲襠」二字時咬字不算重,於是他們把公布版的歌詞改成「酷的有反應」,這樣總該沒問題了吧!雖然「看到辣妹」要如何「酷的有反應」,也實在很費疑猜⋯⋯。

「縈繞」變成「榮繞」、「雨淨」變成「兩淨」,說來都是偶然無心之誤。中文歌詞卻有一「誤」,積非成是,就是把「不能自已」唱成「不能自己」。「已」是終結、完了之意,「不能自已」即「無法控制自己,情緒激動壓抑不下來」。把「自已」唱成 「自己」,意思就不通了。可偏偏遇到這個成語,唱錯的遠比唱對的多得多。

細細探究起來,我發現歌者雖然嘴裡唱的是 「不能自己」,他們的意思多半還是「不能自已」。最有名的例子應該是李宗盛為「娃娃」金智娟寫的〈飄洋過海來看你〉(1991年):

在漫天風沙裡望著你遠去,
我竟悲傷得「不能自己」
多盼能送君千里,直到山窮水盡,
一生和你相依

當然,也有堅持寫對、唱對了的,因為比例很低,尤其顯得珍貴。比方蘇芮的〈慢慢地〉(楊立德、陳克華作詞,1986年):

慢慢地我愛上你 / 慢慢地不能自已 / 慢慢地一
點點累積 / 一點點成形 / 一個甜蜜的奇蹟

又比方莫文蔚的〈午夜前的十分鐘〉(李焯雄作詞,1997年):

放縱記憶像鐵路愈拉愈長 / 沿著你的氣味
虛構我的方向 / 不能自已 / 不停止
你的溫柔敲碎我的堅強偽裝

「不能自己」聽得多了,偶爾居然聽到唱對的「不能自已」,就像按摩摁對了穴道,哎呀那個舒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