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威融】像我這樣的大叔去南歐旅行要喝很多酒

 

中年大叔的生活偏見 昔日叛逆文青.走過後青春期.如今是個大叔

撰文=黃威融
30歲之前就是個文青,進入後青春期之後改變並不多,如今40好幾確認大叔無誤。曾是廣告人、寫作者和總編輯,近幾年和一群年紀相近的大叔好友們到處吃喝玩樂,一起哈拉扯出一大堆大叔生活偏見。
人像插畫=張嘉行

在歐洲旅行時常在路邊看到一群大叔大白天就在喝酒聊天,總覺得這是我對於理想人生的終極幸福版。

在歐洲旅行時常在路邊看到一群大叔大白天就在喝酒聊天,總覺得這是我對於理想人生的終極幸福版。

 

所謂的南歐(Southern Europe),包括很多地方:由西到東大家熟悉的是葡萄牙、西班牙、法國南部、義大利、希臘⋯⋯這些是比較多觀光客去的國家,義大利東邊的克羅埃西亞、保加利亞⋯⋯其實也都算。在我有限的歐洲旅行經驗裡,最難忘的是幾次南歐旅行:義大利專程去了兩次,南法、北義一次,西班牙一次。每次朋友問我南歐到底有什麼好玩,我總無法邏輯嚴密地說明,我只能說那是個整天都想要喝酒,搭配好吃食物的地方,下輩子若投胎我一定要生在地中海沿岸。

去南歐喝酒,通常指的是喝葡萄酒。喝葡萄酒這件事,最重要的不是花錢裝闊,而是入境隨俗。出國旅行,特別是去那些有生產葡萄酒的國家,事先研讀當地產酒區域地名的葡萄酒地圖非常重要,也就是那些會出現在酒標上,我們其實看不懂的西班牙文、義大利文和法文。然後你也不必裝懂,故意找那一個你事先看到的地區和葡萄品種,根據經驗,當地商店和餐廳的葡萄酒種一定多到你無法想像。

這時候只需遵照兩個簡單法則:第一看產區,在西班牙就找西班牙酒,最好請對方指點這個區域的,在北義就優先買北義的;第二挑價格,原則上在一般超商十歐元(目前匯率換算大約是360元臺幣)已經有相當不錯的酒可選。當然在餐廳點酒不會這麼便宜,但是千萬不要省這個酒錢,南歐的食物就是要搭酒,在當地旅行中餐通常吃得晚,下午一點多才準備找餐廳,坐下先喝冰白酒(有時候啤酒先),搭配主菜點一瓶紅酒或白酒,兩個人一餐至少一瓶半。然後三點多開始下午的行程,七八點以後再好好找個地方晚餐⋯⋯當然還是要喝酒。

說明一下,我是一個在臺灣不太有機會喝超過臺幣五百元葡萄酒的大叔,這句話真正的意思是,我花很多力氣去找臺灣可以買到可入口,同時價格也可以接受的葡萄酒。長期以來,臺灣的葡萄酒因為進口稅的關係,無法成為平價的用餐搭配飲料(每次我去香港和日本,光看他們的葡萄酒售價,就忍不住買回旅館喝)。

雖然這幾年因為幾個量販通路的大量進貨,改善了價格偏高的狀態,但是好喝的葡萄酒售價在千元上下居多(這是真的,舌頭無法作假,難喝騙不了人)。所以只要有機會到南歐旅行,當然就是找到機會就一直喝酒,以下是愛喝大叔部份飲酒吃喝筆記,真的好懷念那些年的旅行啊⋯⋯

 

米蘭舊運河河畔

西班牙

走進路邊Tapas店 立刻開喝

所有人都提醒去西班牙旅行的一定要吃Tapas(註1),說真的非常容易踩到地雷。不過,踩雷和找到真愛這種事都是運氣,在每一趟旅行都會遇到。其實這樣的Tapas店就是臺灣小吃店或滷味攤的生活情調版,吃過之後讓人非常想要在酷熱的夏天午後,坐下來點冰啤酒配小菜。冰啤酒是櫃臺現場拉的那種,一定要的。

巴塞球迷開的小吃店 下次未必找得到

中餐時段在巴塞隆納街頭找路,意外發現這間很有人氣、很吵鬧的小吃店,我最常形容這種店是安東尼波登(註2)會來吃的店,店招牌不顯眼,沒什麼觀光客,講英文當然沒有用,但是這根本不重要啊!啤酒通常只有一種當然點這個,看別桌點什麼菜就跟著點,這就是當地人日常生活會吃的午餐啊。天花板的足球隊旗說明老闆的喜愛,投入運動的人通常是熱愛人生,熱愛美食的人。因為這是迷路遇到的店,我非常擔心這輩子再也找不到。

專賣觀光客的海鮮餐廳

去西班牙自助旅行是冒險,除了在地鐵和大路上要非常小心扒手,選擇餐廳常常踩到地雷。這天晚上我們累到不行,就在巴塞隆納港邊隨便挑了一間餐廳,不能說非常難吃,但是很明顯就是給觀光客的酒菜。我們點了一瓶很常見的白酒,還是要喝的啦。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50期  出發島內旅行 拍自己的公路電影 )

摘錄自《小日子》 Jun. 2016 No. 050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