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even】茶道達人以茶製香 絕對沒聞過的最臺香氣!

 

Cover story  Life Smells Good

Part1 我們和香氣共度的生活

 Arya.S.H
攝 汪正翔

 

Pan 本名潘雨晴,花蓮富里出生的客家人,對事物充滿好奇心,喜歡包種茶、墨香和攝影。覺得疲憊時,會在房間裡噴上帶有茶香氣味的香水,療癒自己。七年前創辦品牌 P.Seven,現與店貓七喜和一群熱愛香氣的夥伴們共同生活。

 

 

嗅覺記憶是一種深深埋藏在潛意識裡的感知,不需要任何思考就能烙印腦海,就像嬰兒時期,視線還處於渾沌狀態時,便能用鼻子記住媽媽的味道,辨認出那股熟悉的溫暖。有的時候,氣味又能悄無痕跡地進入每個人的生命,讓你在不知不覺中記住,只要偶然聞到便能喚醒過往。嗅覺,是人體結構裡一道很特別的設計。

我從小就是一個對氣味比較敏銳的小孩,在花蓮的童年生活,天天都接觸泥土、草地、石頭等,與大自然為伍。每次只要看到某個東西,便會很直覺地先聞聞它的味道,這是我感受世間萬物的方式。我始終相信氣味會創造靈魂,即便是沒有生命的物體,比如筆、紙、布,都有屬於自己的活力和表現。

 

 

大約是國中的時候吧,阿姨送了我一瓶小小的綠茶香水,這是我第一次接觸的香氣,它的味道高雅,擁有清新、宜人的氣息,我很喜歡,總會在上學時偷偷噴在身上。久而久之,同學們都覺得這個氣味是我的個人標記,總說只要聞到味道,就知道我來了,氣味就是這麼有趣的東西。後來我接觸品茗,進入飯店擔任茶道師之後,對氣味又有了另一層的感受。

茶的味道有很多層次,沖泡後揮發性的香氣、用鼻子聞香與品嘗時,停留在喉嚨、舌尖上的感受,以及杯底殘香都很不一樣,光喝一泡茶,所能呈現的氣味至少有七種。我很享受品茗所帶來的平靜,為了將這樣的心情延續,產生製香的念頭,便開始找志同道合的調香師合作。以前對香水的認知還沒這麼深,只認識單一的氣味,但其實調香是種創作,就像繪畫調色般,能夠透過比例與混合,搭配出截然不同的香氣。

 

 

我選擇用金萱茶的氣味為基礎,呈現第一支香水,不過以茶葉入香會有一定難度,因為茶的原料有別於想像,當植物生命狀態改變,再經過碾壓揉碎,氣味就是不同,很多萃取原液聞起來味道強烈,需要透過調香重建,才能賦予它再生的靈魂。我和調香師試過以梔子花、桂花加香草,再用乳香、甘松等味道去做調配,用杉木或針葉類的氣味,淡化檜木的氣息,實驗兩百多次的平衡後,才完成經典茶香水的氣味樣態。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81期 用氣味捕捉生活 我的香氛日常)

 

文 Arya.S.H
攝 汪正翔

摘錄自《小日子》 Jan. 2019 No.81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