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穿過微光前行

 

一種影像 真實記錄重生之後

撰文=葉思吟

紀錄片《此後》執行製片、攝影師。擺盪於多城間,經常處於旅行狀態中,熱衷城市文化與影像建構研究,著有《台灣有機茶地圖》一書,積極籌建「樂茶」品牌莊園。現為《小日子》享生活誌專案總監。

攝影=葉思吟、光之路電影文化

《此後》拍攝小組跟隨翁大哥七年,記錄下他在八八風災後的生命點滴。

《此後》拍攝小組跟隨翁大哥七年,記錄下他在八八風災後的生命點滴。

 

 

 

 

 

 

 

那是在進入《小日子》工作前的那段時期, 跟隨陳文彬導演進到高雄甲仙小林村其中一個安置區——五里埔拍攝紀錄片。一晃眼, 現在距離八八風災已過了七年,《此後》紀錄片也已拍攝了七年。

猶記得第一次見到災難倖存者翁瑞琪大哥, 自己不知要說些什麼,彷彿所有安慰的語言都是多餘。反倒翁大哥如往常一樣,見到我們總帶著笑容問候說:「你們又來啦。」

或許面對鏡頭的拍攝,他已經熟悉,因為風災過後,在重建的過程中,他經常接受不同人的採訪,然而,能夠如此坦然地一次又一次被打擾,我想,也是異於常人。

很多時候,紀錄片工作者在田野中的拍攝過程,一方面記錄主人翁的生命故事,另一方 面也在回顧自己的生命歷程。每每在面對翁大哥時,我總忍不住去想:「面對一家11口全被無情風災帶走生命,最後只留下自己一 個人,他是如何走過傷痛?在夜深人靜,在每逢父親節之際,是否常常憶起過往一切? 此後,他要如何走下去?」

「對餘生者來說,我們都是被逝者留下的 人。只是此後又要如何接續人生道路,讓逝者安息,生者無憾地在生命的旅途中,緩緩前進呢?」這是導演在紀錄片中非常感性的一段話,卻也道出多數人心中無法言喻的疑問。

在片子即將完成之際,我與錄音師再度回到五里埔小林村,請翁大哥補述某些訪問過程他回答不清楚的地方。那一天,翁大哥看著 我,有些憂憂地說:「這些話每講一次,還是難免會悵然⋯⋯。」我想,無論時間過了再久,人生中有些記憶不想再次提起,但是埋藏於內心的低喃,始終未曾停過。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54期 當城市睡著了 我們還醒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