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島上的人與一些事

一次島旅 沖繩竹富島

撰文.攝影=吳東龍
主修工業設計,嗜觀各種展覽,以「設計」為藉口出發各地旅行。
不時書寫設計觀察、描繪設計風格、紀錄設計影像。育有FB吳東龍的設計東京。

竹富島上的觀光牛車。

竹富島上的觀光牛車。

 

有時旅行到底是為了什麼?旅途中總是常常會反覆問自己。除了想要探訪那些網路上或是書籍中所報導的空間景點,親身去感受真實的尺度、氣息,去發現其間不同外,有時換了一個空間,人的思考就變得很不一樣,改變了一個觀看的角度,對事物的態度就顯得很不同。

習慣了城市的旅行之後,我開始嘗試島上的旅行,因為島旅多了更多難以預期的變數,使得旅途中的心情又開始變得新鮮,有時還是緊張興奮,自己與自己的對話反而也變得頻繁了起來。

回想起一個人的旅行途中,最常對話的對象其實是自己,其次則是接待的飯店人員。這回沖繩的旅行我特別想要入住竹富島上的星野旅館,感受遠離熟悉場景的異地氛圍。也因過去旅途中遇過許多人、許多事,對於人與人相處的態度與方式總不斷反覆觀察、思考,尤其對於旅館的服務更有特別的興味。

關於度假旅館要如何能有體貼服務,又避免過於熱情造成客人的負擔,從這次的經驗裡,我想「真誠自然」就是一種最好的相處態度吧。

負責接待的田中先生曾在臺灣待過不短的時間,除了剛開始Check-in時近似半跪的姿勢對話,但很快地我們就變成朋友般的相處方式,對於我提出的每個問題都能自在不保留地侃侃而談,沒有多餘的矯揉做作,直說想念台灣的木瓜牛奶、冬瓜茶還有溫泉。

而在島上的旅館時光,我搭著旅館的高爾夫球車停在一間Villa前,原來這裡是旅館三線琴教室。有位女老師和數把蛇皮包覆的三線琴可供房客學習,我不禁感覺耳邊響起夏川里美〈淚光閃閃〉般的樂音。老師帶點害羞在座前彈奏吟唱,隨後便進行一對一的教學。初次接觸三線的我略帶緊張,也感到複雜,儘管彈不出淚光閃閃的曲調,但勉強可以辨識出我學彈的是〈小星星〉。這短暫零距離的學習,卻讓我對於三線琴的音色非常著迷,有種低吟呢喃的感覺,散發著平靜又緩緩流動的樂音。

下午旅館安排進行草編的手作體驗,於我又是另項挑戰。所謂挑戰在於對自己耐性的試煉,另一則是擔心曝露自己的笨拙。負責一對一教學的老師是住在島上,具有手工技藝的老先生,已有七、八十歲的年齡,他用曬乾的月桃葉進行草席編織的教學。起初一直很擔心要編織很久的我,沒想到竟自然而然享受了灑滿陽光的午後,編織過程中聆聽老先生聊生活趣事十分愜意,其中聊到旅館在去年底時安排老先生入住,他用高低起伏的語調敘述著這段入住的有趣經驗,聽著聽著,手上那張見方的草席坐墊便在不知不覺中完成,迎接今夏來臨。

在這個不到300人居住的島上,待久了自然便能認識大半住民。田中先生開車帶我遊島,探訪了自然風景、古蹟與文化財,但印象深刻的是與當地的婆婆話家常,打開話匣子的婆婆熱情滿點,不但致贈自己栽種的蔬果,還拿了冰涼的シークワーサー(沖繩萊姆)果汁招待,雖然當時氣溫只有十多度,但也感受到了在地人的熱情。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29期  自在的生活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