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澤信三郎】一澤信三郎的布包哲學

 

一種創作 慢工手作的現場主義

口述 一澤信三郎

 駱亭伶

 韓承燁

 

 

 

 

 

 

有人問我,在追求快速量產時代,為何還堅持手工製作,我的想法很單純,只要這樣做,就不會有偷工減料的事情發生。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委託給國外工廠,想法一定有所不同,那還不如在自己門下,好好地把一件事做好。

 

如果客人希望加一個放手機的小袋,馬上可以請師傅製作。對我來說,聽到現場的心聲和需求,比起請工廠代工,賺更多錢,要來得有趣多了。

 

京都有許多超過兩、三百年的老店,相較之下,「一澤信三郎帆布」還算年輕。我想一個品牌能夠延續,必然要隨著時代而變化。早期帆布包都是單一顏色,也幾乎不會有任何圖案,我希望能加入更多設計,成為符合現代人需求的包包。

 

一直以來布包圖案都是自家設計,今年第一次有了合作聯名包款。在一次聚會中,我和太太認識了知名陶藝家與插畫家鹿兒島睦先生,當時剛好我們家拾獲因學飛而摔落的綠繡眼,就請他以這個可愛的小寶寶為主題,春天時為它染上粉色系,秋冬再變化出適合季節的灰色系。

 

要在帆布包上印染圖案其實十分不易,一個包包的圖案有幾種顏色,就必須在25公尺長的布印染幾次,我們花了很長一段時間去嘗試,還好京都是一個有深厚織染文化的地方,能提供後援,克服困難。

 

老實說,現在有的包款,多到我自己也記不清,有些一上市就廣受歡迎,也有銷售比較慢的。不管是快或慢,所有包包的版型、布品、配件都會被完整保存下來,連製作的人也都還在,所以永遠不用擔心斷貨或絕版,損壞了想要修補也不怕找不到材料。帆布包用久自然會變得柔軟,我一直覺得帶著皺摺和某種程度褪色的包包,很能展露主人的個性特質,這是一件很寶貴的事,所以希望能盡量為客人修復包包,為延續彼此的緣分而努力。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57期 我們和貓與狗的小日子)

 

 

 

 

 

摘錄自《小日子》 Jan.2017 No.057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