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Ο後導演鏡頭下的真實人生

 

一部紀錄片    隱身在廟宇裡的《神明事務所》

口述=呂柔萱
和楊正寬同為紀錄片拍攝團隊,以《神明事務所》獲2016新北市紀錄片首獎。大學時期,因一堂電視企劃課開始成為拍攝紀錄片的好夥伴。希望透過紀錄片,讓更多人了解臺灣廟宇的故事。

撰文=吳亭諺
攝影=韓承燁

今年22歲的新銳導演呂柔萱(右)和楊正寬(左),獲得2016新北市紀錄片首獎。

今年22歲的新銳導演呂柔萱(右)和楊正寬(左),獲得2016新北市紀錄片首獎。

 

 

 

 

 

 

 

安哲毅導演曾經說過:「戲劇的根本,是從紀錄片開始,要學會觀察人,才能寫出生動劇本」,這句話深深影響著我。

 

大二那年,我和正寬以《夢想公民課》參加新北市紀錄片比賽,沒想到誤打誤撞地入圍了,那是我們的第一支紀錄片作品。有了那次經驗後,我們便決定再製作一支影片,而且要比上次更好。

 

剛好有次到臺南,途中聽到一些咒念及鑼鼓聲,循聲來到臺南保安宮。才知道這是廟宇裡負責執行各種儀式的民間藝陣「小法團」,祝賀神明生日的祭典聲。回家後詳查資料,才明白這是臺灣幾近消失的傳統,全臺僅剩幾間廟宇還持續進行,所以能夠親自看到這樣的場面是很幸運的。

拍完《神明事務所》之後,讓兩位年輕導演開始重新審視生命的意義。

拍完《神明事務所》之後,讓兩位年輕導演開始重新審視生命的意義。

但一般人不了解小法團文化,反而會質疑其正當性,因此我想以此為題拍成紀錄片,讓他們能夠被瞭解。經過我們實際走訪後,找到了白天在熱處理場工作,晚上在臺南水門宮做乩童的阿允。跟他說明來意後,阿允和廟裡的人很快就答應讓我們透過鏡頭記錄他們的生活。

 

 

當時幾乎每兩個禮拜就下臺南,通常是早上八點跟阿允到熱處理廠,直到下午四點多下班,回家休息,整理一下,七、八點就到廟裡做準備,九點半左右開始為神明「辦公事」,家裡不順遂、牽姻緣、身體的病症⋯⋯各種人生的疑難雜症,都可能在這裡發生。阿允得配合問事人的時間,有時候甚至到晚上12點才結束。雖然乩童是特定日才有「辦公事」,但即使在平常的日子裡,也會發生很多臨時狀況。紀錄片原本就是沒有腳本,無法預測,都是臨時發生的當下,要立刻思考畫面應該怎麼呈現。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56期 使用文具 寫下生活練習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