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海邊的小房子 做音樂單曲

 

Cover story     Everything Old Is New Again


口述=塘芽
喜歡旅行、喜歡唱歌,最近開始喜歡嫩芽從土裡鑽出的姿態。聆聽世界,把生活片段轉換為旋律,唱給你聽。

撰文・攝影=小海

DSC04542

一個有露台看海的音樂分享角落,適合獨自創作也適合大家一起聚會。

 

我常常在想,如果花蓮是一個人,它實在非常高大,而我們只是住在一根手指頭上。我和先生小岡搬到這裡後,每天都在認識新奇的事物,無論是讓人手上沾土的菜園、可以拿來取暖煮茶的漂流木、或是刺骨凜冽的東北季風。我們像是落腳了,但其實更能夠在自己的土地上旅行,遇見新事物。

我在音樂中找到與世界溝通的語言,大概超過十年,音樂創作和旅行是我的摯愛,近幾年落腳在花蓮鹽寮,算是狠狠地繞了一圈臺灣後,才決定拋下生命的錨,享受著定點的擺盪。

無論是青春懵懂的成長在臺北,還是活躍積極的工作在臺南,或是此刻嫁作人婦居住在花蓮,各式生活場域都是我想沉澱體會的對象。過去一直流動,有流動的美,現在在這裡我們打造了「時刻旅居」小屋,陪院子裡的樹和遠方的海一起生活。

鹽寮是離開花蓮市鎮後,抵達的第一個「荒野」。雖然僅僅與市區相距不到15公里,但是車行離開花蓮大橋就會立刻有一種遠離塵世的開闊感受。花蓮的多元個性也來自此,雖然都在同樣的行政區中,但不同聚落、不同小鎮,總有著不同氛圍。鹽寮人口相當稀疏的地方,住著一些捕魚為生的漁人、一些採集沿岸海產的原住民。當然,還有一棟棟沿著海岸公路建造的民宿,然而這些民宿都像孤島一般,各自佇立在太平洋邊,因此鹽寮始終保持近郊荒野的角色,讓它成為非常獨特的所在。

最初,我是被這山海交錯的景色吸引而來。對於在臺北長大的我來說,360度自然環境的圍繞是生活裡莫大奢侈享受。而距離市區那20分鐘短短車程,說起來也巧妙,因為距離,我得以離群索居,可以專心回到生活、回到創作的核心;因為距離,我小小的房子也成為朋友們喜愛拜訪、瞬間轉換心情的療癒角落。

在鹽寮落地生根,所有事物都讓我重新學習,在磨合的生活片段,形成著不只是音樂,有時候是木工,有時候是烹飪,乍看之下創作音樂的時間變少了,但我知道所有林林總總的生活體會,最終還是會經由我最熟悉的音樂爆發出來。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34期 慢城裡有生活新意)

摘錄自《小日子》 Feb. 2015 No. 034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