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玠 × 蛋堡】兩個獨生子特別容易找到共鳴

 

聊聊天 風和日麗連連看

企劃=《小日子》
採訪撰文= Asana
文字整理=徐紫柔
攝影=李盈霞

 

 

黃玠
被歌迷戲稱為「王子」的黃玠曾經喊出「以音樂改變世界」的口號,成名作〈香格里拉〉裡充滿夢想與掙扎的心情。發行《綠色的日子》以及《我的高中同學》兩張專輯,抒發對社會、感情及生活的種種感想。連大學加當兵,一共台中住了七年,講話已經不自覺帶有俏皮的台中尾音。

蛋堡
當大部分的饒舌歌手都在憤怒地針砭時事,蛋堡以混合爵士風格的輕饒舌發展出自己的風格,詞曲創作雙線並行,作品貼近生活,講感情、講鄉愁、講旅行。連續兩年以三張專輯入圍金曲獎最佳新人以及最佳專輯。目前共發行了《暫存》、《收斂水》、《Winter Sweet》、《月光》以及《踩. 腳. 踏. 車》五張專輯。

黃玠彈吉他唱民謠,蛋堡用爵士唸饒舌,兩個年齡相近的大男孩各自在完全無關的音樂軌道上前行,也以不同的姿態面對生活,今年七月要在「風和日麗連連看」打頭陣一起表演,還要合作灌錄單曲。

從陌生到相熟,風和日麗的天氣裡,《小日子》先把兩人拉來一起聊聊天,音樂與工作之外,蛋黃二人組難得有一段創作以外的恣意閒談,聊成長聊戀愛,還有彼此理想的生活樣貌。

問:今年七月風和日麗連連看兩位將要合作演出,誰把你們兩個湊在一起?

黃玠(以下簡稱黃):一起表演是我跟公司喬的,之前我們合作表演過一次。其實我的夢想是成為一個饒舌歌手,因為饒舌歌手很帥啊,可以很壞,可是我沒辦法唸饒舌……。

蛋堡(以下簡稱蛋):我自己也還蠻喜歡民謠的,雖然現在在唸饒舌,其實我高中也玩吉他,不過我高中時參加的是熱舞社(笑)。

黃:其實我不大能唱別人的歌,唱起來很奇怪,我習慣一個人完成所有的事,因為我自己可以做的東西,就會想要一個人完成,而且這樣不用溝通,比較方便。

蛋:因為你是獨生子的關係。

黃:對對,我們有討論過這件事,我們兩人都是獨生子。

問:這次兩人表演的主題是「你有多久沒有好好談一場戀愛?」所以表演會以情歌為主嗎?

黃:氣氛比較輕鬆快樂,但也不會全部都是情歌,反而是聊天內容會談到感情的事,我們私底下很少講。

蛋:應該是私底下不要講,到台上講,看看第一次聽到的反應。

問:通常人第一首創作的歌都是情歌居多,兩人各自因為感情寫的第一首歌是?

黃:我為感情寫的第一首歌是〈存在〉,這也是我寫的第一首歌。當時剛上大學去台中唸書,跟一個女生交往半年就分手了。很慘,一直哭個不停,我還把皮包拿給吳志寧,跟他說這裡有二千塊給你用,我要走了。吳志寧堅持要我跟當時常去吃飯的餐廳老闆娘告別,當時是大年初七,店才剛開我就哭著走進去,老闆娘抱著我,我還記得自己哭著說:「嗚嗚,老闆娘好香喔。」瞬間有得到療癒的感覺,覺得整個世界又有了新的開始。我是遇到難過的事情會硬去想它的人,所以我後來遇到失戀就好多了,不會尋死尋活的。

蛋:我第一首寫的情歌是〈愛簡單〉,是熱戀的時候寫的,周杰倫當時有一首〈簡單愛〉,當時什麼都不大會,還是大學生,就剪接了〈簡單愛〉前面的LOOP,用那個LOOP 循環再配上饒舌,不過當時的女友現在也嫁人了。

問:你們都有很多想說和想改變的事,你們現在最想透過音樂作什麼?

黃:對於音樂,我的心理會有一種極限的狀態, 比方說看U2 表演或Coldplay, 你會知道極限就是那裡,除了音樂之外,他們還有很多想說的事。他們會在乎這個世界的不公不義然後把它大聲說出來,因為影響力夠大,說出來就真的可以改變世界。Bob Marley 跟 John Lennon 其實都已經改變這個世界,我想要抱著這個心情去做音樂,做音樂不只是為了賺錢,賺錢這部分在我心中的比重是非常低的,我希望能成為有影響力的人。

蛋:對我來說,一個人的一生最重要是尋找自己,藉由寫東西的過程和自己對話,從中更了解自己、記錄自己和發洩自己。忠實地把當下的感覺記錄下來,很久之後大概就會知道是怎樣,我還沒有很大的使命,因為當下我連自己都搞不定。

問:在創作的路上,你們吸收了什麼樣的音樂養分?

黃:音樂形式的部分還好,我不會因為聽了什麼樣的樂風而做那樣的音樂,但我會很仔細地聽, 比如說張懸她想說什麼;或是Damien Rice(愛爾蘭創作歌手)為什麼唱起來這麼煽情?想知道他們創作的時候在想什麼,或者發生了什麼事,讓他們寫出這樣的作品。對我來說,什麼歌是好的,就是你聽的時候會想:「這要是我寫的就好了。」

蛋:我大學的時候最愛聽的是有爵士感覺的電音,類似Lounge 的電音或是Hip-Hop。我現在做的音樂,很多是用我記憶裡的資料做的,可能來自於成長過程中聽的音樂。小時候我爸很喜歡聽拉丁和古典,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他都會放古典樂,我聽一聽就睡著了。其實跟饒舌圈比起來,我饒舌這一塊聽的比較少,但接觸的音樂種類比較多。

問:聊聊你們心中理想中的小日子?

黃:如果可以,我想開間燒烤店,店裡有一台咖啡機,因為我喜歡吃燒烤和咖啡,然後電腦可以上網,店裡只放我喜歡的音樂,多爽,朋友一定都會來找我,也不用去外面的店忍受不好聽的音樂。

蛋:我喜歡簡單的房子,戶外陽台的空間大一點,擺上桌子和椅子。其實我不喜歡跟人接觸,我喜歡一個人可以完成的生活,雖然實踐上有點困難。之前跟我女友想過開一間小小的店,只賣早餐麥片,時間自由、無憂無慮的過日子,然後養一隻白色的小狗,理由很簡單,有跳蚤很容易發現。說起來,我在這個圈子是蠻違背本性的。之前看過一本漫畫叫《通靈王》,裡面的主角也想過無憂無慮的日子,但他必須不斷打鬥,最後才能得到理想中的生活,這個想法很能說服我。

問:最後請兩位分別用一種食物形容對方。

黃:蛋堡大概是芭樂吧。澀澀硬硬的,不太容易熟,但是很耐吃、很紮實。

蛋:我覺得黃玠是外表硬硬的,但其實裡面軟軟的食物,我第一次看他覺得很陽剛,很正氣凜然,認識之後發現他的內在其實很柔軟,像是曼陀珠那樣。

黃:我覺得自己像百香果,表皮皺皺的,不是很精緻,不過裡面甜甜的。

蛋:我想到了,黃玠是椰子!▍

摘錄自《小日子》 Jul. 2012 No. 003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