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堡美術館 藏著麥可傑克森和毛澤東

2 (640x425)

1 (640x426)

撰文.攝影=許育華

歐洲台灣兩邊跑的自由撰稿人,也是資深雜誌人,專攻設計、旅行、美食、生活風格領域,現在住在柏林。

一些朋友們到了柏林,總會把博物館行程擺在旅遊書上的重點「博物館島」(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博物館島,由五個博物館組成,其中有如建築大師Mies van der Rohe設計的Neue Nationalgalerie,或是David Chipperfield設計的Neues Museum),在五個巨大壯闊的展覽場、埃及的、希臘的古文物間花上一天的時間,然後精疲力盡地嚷嚷著暫時再也不想逛博物館。

然而, 我總告訴大家, 特別是那些欣賞當代藝術、尋找非典型美術館的那群,

「Hamburger Bahnhof」漢堡車站當代藝術美術館,雖然不是大眾口裡的鼎鼎大名,卻是錯過了才可惜的好地方。

我也是在旅行柏林幾次、住在這裡之後才認識漢堡車站美術館的,而且,一旦接近它,便有種想更了解它的欲望,就像是面對一件不知道從何欣賞或定義的前衛藝術品一樣,吸引人們深入思考與反覆提問。

命名為「漢堡車站」,顧名思義前身就是一座火車站,這樣的背景與泰德當代美術館前身是發電廠,奧賽以前是火車站一樣,乘載著歷史而更帶傳奇。老車站的寬敞是現代美術品最棒的展演舞台,每個展覽與作品都有放肆伸展呼吸的空間,就算大型的裝置在這裡也從來不受限。

幾年前,藝術家Carsten Höller還把鹿、鳥與老鼠⋯⋯搬進這裡,把美術館變成了五味雜陳的動物園,這樣瘋狂又抽象的裝置,也只有漢堡車站有這樣的空間與性格能讓藝術家發揮吧。

從柏林中央火車站走到這個「火車站」只要幾分鐘,美術館外頭的景色是古典優雅的,而若不是美食家朋友推薦,我不會知道原來一旁的餐聽是德國名廚Sarah Wiener的地盤,如此當代藝術與高級料理的結合,跟龐畢度樓上的知名餐廳Georges一樣道理。

進入展覽館,眼前大廳是鋼架結構組成的拱形穹頂,非常壯觀,訪客最先看到的,會是金色的Michael Jackson與寵物Bubbles雕像,這是藝術家Paul McCarthy的作品,它屬於常設展,任何時候Michael都在這兒歡迎你。

展場有兩層樓,大的像是迷宮,愈往裡頭走愈有種無限延伸之感,高挑空曠的展

覽間,有時突然感受車站特有的孤獨氛圍,作品、欣賞者、環境,三者在這裡,時常互動出一種奇異美感與神祕氣氛,在認真全部看完需要至少三、四個小時的時間中,不只是我,朋友們也總說得到了一種完全不同於其他當代美術館的莫名共鳴。

漢堡車站在國際當代藝術圈的高地位,來自於它豐富、具有代表性的收藏,20世紀後期的重要藝術家如Andy Warhol、AnselmKiefer、Joseph Beuys、Cy Twombly⋯⋯的作品都在這裡可見。同時,當代美國藝術家如普普藝術的代表人物Keith Haring與Jeff Koons的作品,也被大量收藏,為藝術圈提供了豐富研究樣本。

至於不是藝術圈的我們,漢堡車站提供的,則是讓人至於不是藝術圈的我們,漢堡車站提供的,則是讓人吸進了無限的自由、靈感與創意刺激。

 (本文摘錄自《小日子》雜誌02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