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如何消暑

 

撰文.攝影=蔡珠兒
作家。南投人,天秤座,住在香港,年紀不輕,作品不多,嗜好不少,日子不閑;每天忙著養花,種菜,烹煮,看雲,讀書,走路,練手藝。

 

沈瓜浮李,鮮果涼冰,自古就是消暑妙品。

沉瓜浮李,鮮果涼冰,自古就是消暑妙品。

三伏天,小暑大暑,上蒸下煮,另加鐵板燒,赤腳踩上水泥地,燙得差點起水泡。熱到昏,熱到溶,熱到傻,熱到爆,窩在冷氣房,守在冰箱前,啊呀,如果沒有電,日子怎麼過?

冷氣和冰箱問世,都不到一百年,古人沒有這些消暑神器,也沒有凍可樂和芒果冰,炎炎長夏,一定更難熬吧?

好奇,去翻書,愈看愈驚奇。

八百年前的《東京夢華錄》,寫北宋的洛陽人過夏天,「風亭水榭,峻宇高樓,雪檻冰盤,浮瓜沉李,流杯曲沼,苞鮓新荷,遠邇笙歌,通夕而罷。」到高處和水邊乘涼,喝酒吃冰果唱歌,玩到天亮。

他們的消暑小吃,則有水飯、金杏、白桃、水鵝梨、荔枝膏、雞頭穰、沙糖綠豆、水晶皂兒、冰雪涼水、細索涼粉等數十種,花樣比我們的士林夜市還多,吃法卻細緻,用的都是銀器。

南宋遷都杭州,七百年前的《武林舊事》,寫皇家的避暑宮殿,排場令人咋舌。除了「長松修竹,濃翠蔽日」,還有「寒瀑飛空,下注大池可十畝」,池中種滿荷花,庭中放了數百盆香花,「鼓以風輪,清芬滿殿」,已經用上簡易風扇。

殿中還有數十架金盆,盆內放冰,積雪如山,紗廚後則掛著百斛香珠串,幽馨涼沁,非但暑氣盡消,簡直寒沍逼人。有一次,寫《容齋隨筆》的洪邁入殿應對,就冷到發抖打顫,皇帝笑著賜他綾巾禦寒。

皇家奢華,庶民也不差,杭州人登舟泛湖,躲入柳蔭深密處,高枕取涼,櫛髮快浴,在湖心愜意睡一晚。杭州富庶,吃食更多,荔枝楊梅,新藕甜瓜,麻飲芥辣,白醪涼水,冰雪爽口之物,豐美滿盈。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28期  小島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