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東龍×邱于珊】兩個完美主義者的生活相對論

 

聊聊天  旅行、閱讀帶來的改變是人生的救贖

撰文=Tina
攝影=陳鴻文
場地提供=YABOO Cafe

 

45-聊聊天

吳東龍(右)
新竹出生的六年級中段班,2006年起於臺灣與中國出版個人的全創作系列書籍──《設計東京》,現為設計專欄作家、書籍與視覺設計師,設計講堂規劃與講師,並參與展覽設計與相關企劃,文字與設計作品見於兩岸三地。2009年成立《東喜設計工作室》,並於木馬文化成立並規劃《享讀》書系,近期作品為《100の東京大人味發見》。

邱于珊(左)
手作原禮負責人,黑兔兔散步生活屋女主人。1974年生,是個喜歡冒險的牡羊女。做過居家生活雜誌編輯,喜歡採訪和「家」有關的人事物。曾住在一間舊貨倉改裝房子裡,抗壓的方法,就是把家裡的傢俱重新搬來搬去。工作或思考遇瓶頸時,會第二天睡飽時再來解決問題。平常以FB「黑兔兔的散步生活屋」,記錄一些日常生活小事。

 

吳東龍和邱于珊這對相識20年的好友,都是無可救藥的完美主義者,對於生活不免有易於常人的細節要求。但,人生不可能事事如意,面對生活的轉變與困境時,旅行與閱讀成了最好的救贖,更漸漸發現人生就是在「失去控制」與「找到平衡」之間,得以看到完美秩序下所不能見的人生風景。這期聊聊天就來聽聽兩人的精彩分享。

 

小日子(簡稱問):過生活的方式其實是依據每個人的設定,而有不同的選擇。兩位對目前的生活有什麼想法?

邱于珊(簡稱邱):今天來採訪之前,其實我正在旅行。應該說,我是為了這個採訪,背著行李坐火車剛回到臺北,根本還沒回家。會去旅行的理由,就是因為我想去尋找生活的意義。大概一週前,我突然覺得自己無法面對人群,於是馬上整理行李,很任性的臨時決定不開店,就跳上火車到了南部。

吳東龍(簡稱吳):什麼?你就這樣丟下店?

:是呀!雖然六年前我開了現在的咖啡館「黑兔兔的散步生活屋」。跟客人互動很開心,店的營運也上了軌道。不過最近我發現自己好像停滯不動了,像灘死水。人生很有趣,應該說面對生活的平靜順遂,有兩種人:一種是安於平淡過生活,一種是冒險往前衝。我是屬於後者,如果衝不過去,就會很想撞牆,現在就是撞牆期。而且客人來我的店,很多都是來補充能量的,我的能量可能被吸走,現在就有點負擔不了。當然,這可能來自於當初的設定。我在佈置空間時,就希望那是一個療癒的空間。比如我曾經遇過高中生想自殺,來找我聊天,我會很努力開導他。

:妳對空間下的暗示也太強烈了吧。

:我是啊,因為我就是希望空間給人療癒的感覺。

:我們認識這麼久了,老實說,我覺得這是因為你某部分是控制狂吧!

:是的,所以我在店裡會想控制每一個細節,希望給客人我所能給予最好的服務和空間,甚至嚴選客人品質。有時候遇到跟我磁場不合的,我會婉轉拒絕客人上樓消費。可能這樣的控制慾在無形中,消耗了很多能量。不過,吳東龍也是控制狂呀!

:我是,但我沒有店。

:但你對於生活或設計,控制慾就很強。

:所以兩位都是控制狂?東龍的控制慾是怎麼展現在生活中呢?

:我的控制慾不像于珊會彰顯在公開場合,像是她的店。我比較隱晦,侷限在私人生活圈中。比如我對自己的生活是有設定的,於是我不斷在搬家,三年內就搬了三次家。

:一直搬家不會累嗎?

:不會,搬家的累對我來說不算什麼,應該說我更重視本身對生活的設定。我覺得居住品質很重要,要住起來舒服,心裡才會感到舒適。所謂的生活品質,不只是屋子內的陳設,還包括鄰居、周遭環境。

:很多年前採訪過東龍,當初你是住在新竹,一整個空間都是白色。那後來搬到臺北之後,是怎麼挑選生活空間的?

:選環境對我來說很重要。我想過什麼樣的生活,或是想親近什麼樣的人,就會挑選相對合適的居住環境,是一種氣場問題。在某些事情上,我很沒有耐心,有點像于珊說的那樣,不只是對於居住環境,包括在做的事情如果一成不變,就會不耐煩,想要改變。

:這也是控制慾的展現之一?

:住在新竹時,因為是自己家裡的房子,所以空間完全依據自己的需求改造,其實居住得很舒服,生活也很單純,外出就是演講或旅行。但那時其實才30歲出頭,住了二年多之後,開始覺得我要一直過著這樣的生活到5、60歲嗎?

人很奇怪,那時候明明日子過的很順很安穩,卻想要改變,於是我又重新回到臺北。回到臺北之後,重新找房子,重新適應臺北的生活,加上想擴大工作室規模,從原本一個人工作,變成有同事的狀態,對我來說又是新的適應。

:所以我們總是渴望凡事皆能掌控,但事事都如所料時,又開始覺得無聊,不惜打掉重練。像于珊面臨一成不變的生活,會透過旅行來調適心情。東龍搬來臺北,當生活平靜之後,會如何調整一成不變的生活呢?

:有時候改變,不一定是自願或自覺的。我分享一個經驗,幾年前我媽媽生病,那時生活的改變是不得不去面對,當然,我不希望再經歷一樣的事情,不過那一段時間常跑醫院,看到了很多平常看不到的面向。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生活中有很多事情是可以掌握的,加上我本身是控制慾較強烈的人,所以會盡量把事情安排在我能控制的狀態中。但在醫院中,看到了生命的生老病死,那是一種有錢也無法買到健康的無力感,在病痛與死亡面前,並不會因為你是什麼人而有所不同,讓我對生命中不可控制的因素多了一分釋懷。

後來工作室添置了人手,因為一個人做事和兩個人共事,工作模式不同,可變因素更多,也是我正在學習的地方。

:說到人手,于珊的咖啡館也開了六年,應該也有員工吧?

:沒有,我不請人的,因為我是控制狂呀。

:她很厲害。她店裡不但沒有請員工,甚至連店裡的水都是每天自己扛去的。

:水很重要;我們的水是先過濾,然後再煮過。就是因為我的控制慾很強,所以我也沒辦法請員工。首先,我會擔心別人不會做到跟我一樣好,再來,我也不好意思要求對方用我的標準做事,我知道那樣要求太殘忍了。

:你會不會把自己逼的太緊?

:所以我去旅行。這次的旅行,我看到很多老天爺要讓我看到的東西。像是搭公車時,看到一個沒有雙臂的伯伯,我馬上要讓座,伯伯笑笑的跟我說:「不用不用。」當下很感動,覺得我有什麼好不滿意的?我還好手好腳的呢。

然後,我還遇到一個很尊敬的媒體長官,他以前多呼風喚雨呀。但突然有一天早上,他發現無法面對人群;就醫時,醫生說他是重度憂鬱症,隔天馬上住院。在醫院待了二年,得依賴藥物來控制精神狀況。現在的他,不再回到媒體圈,反而選擇做一份很平凡簡單的工作,因為他說:「我現在只要每天能過得很開心,這樣就夠了。」

我問他如果有機會再回到媒體,他會怎麼做?他回答我:「如果能回去,我會告訴自己只要做到40分就可以了。」因為對完美主義來說,做到60分可能是別人的80分(笑)。我們15年沒見面了,再次見面卻能夠聊到靈魂深處,我覺得這又是上天給我的禮物,要我學習不要去控制所有的事情,不是每件事情都非得要求完美。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45期  我們鍾愛的老街巷)

撰文=Tina
攝影=陳鴻文
場地提供=YABOO 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