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每想起 唾腺即開始熱舞的摩洛哥家常餐廳

Lei

表演藝術工作者,學習近20年古典後決定往藝術行政發展。現居紐約,廚房手術及驚悚片是她的日常舒壓活動。
Facebook Page: 紐約野蠻私廚 New York Raw Kitchen




Cafe Mogador02_1

 

 在所有日常行程暫緩的週五晚間,當饑餓感四溢卻又不甘輕易以速食解決時,腦中一列臥虎藏龍的清單中,總會自動濾出那間既供應平價美食、用餐環境舒適,服務生衣著嬉皮(我自己為一飽眼福的無謂偏好),且偶爾還能與下秀名模不期而遇的餐廳;那間一過晚間七點半後便得做好排隊準備,顧客看不出特定種族或年齡層的「包山包海童叟無欺」餐廳。

 

Cafe Mogador01_1

 

坐落於知名百年景點湯普金斯廣場公園(Tompkin Square Park)不過半個街區之遙的摩洛哥餐廳「Café Mogador」本店,一直是親友來訪時我必定推薦的去處。

它的懷舊、慵懶,以及將來客視為自家人款待的家常氛圍,幾乎使我一見鍾情,更令人驚豔的是,那些看似簡單卻美味至極的肉類烹調,除了份量十足,其豪邁的擺盤方式亦讓我願放下一切用餐禮儀大啖。我和友人向來有個「不適合初次約會的餐廳」玩笑評斷,一方面也是自嘲我們都屬大食量女子、胃袋永遠無底的需求。「這店絕對能上榜,畢竟來到這是準備拋下一切優雅,一手抓扁麵包沾鷹嘴豆泥,一手叉起調味烤串及北非牛羊腸爽快咬下的,調情或其他,還是省省吧。」來自我們掃光餐食飽嗝後的共同評論。

 

Cafe Mogador03_1

 

Café Mogador開業至今已達33年,在東村餐飲業腥風血雨的激烈戰況中,無非是一大傳奇指標。來自絕美風城索維拉(Essaouira, Morocco)的創始人Rivka Orlin將道地家鄉菜帶至紐約,餐廳步上軌道後的她,如今已將本店交由外甥及表親管理,自己轉往一個街區外的空間,與弟弟共同經營以早午餐聞名的姊妹店「Café Orlin」。兩間店從室內融合裝潢至菜單的設計概念皆非常神似,若坐在吧檯用餐,極有可能因為過於雷同的色調與自在感而產生在另一間店的錯覺。

 

Cafe Orlin02_1

 

Cafe Mogador04_1

 

或許是常客們抱怨來客數與日俱增,想好好吃頓飯總得等上一陣的緣故,Cafe Mogador幾年前於布魯克林的威廉斯堡區(Williamsburg, Brooklyn)開了間佔地更大、遠離都會感,並以大量室內植栽綠化的分店,即使朋友力薦它融合地中海色系的全新美感,並細緻描述在彷若溫室的半戶外用餐區待上一陣多麼身心富足,然我想起店裡的餐食時,總是因太饞而懶於跳上地鐵 L 線距住家及本店不過一站外的分店,你們曉得的,一旦餓起來便非常容易失去所有耐心,但我肯定會找時機拜訪並好好感受的。

 

Cafe Mogador01_williamsburg

 (位於布魯克林威廉斯堡區的半戶外用餐區,圖片取自Cafe Mogador官網)


本文轉自 紐約野蠻私廚 New York Raw Kit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