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洄遊吧】回到海岸學古漁法 慢下心和大海相處

 

Cover story  Finding the Ocean

 吳亭諺
 韓承燁

 

黃紋綺 臺北人,綽號 Gigi,洄遊吧創辦人,也是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的志工。中山大學海洋環境及工程學系畢業後,擔任三年研究助理。兩年前毅然放棄出國讀書機會,搬到花蓮,期望藉由帶領七星潭漁業體驗活動、販售永續海鮮(註)及分享魚類、漁業等相關知識,讓更多人了解海洋文化。

喜愛海洋的 Gigi,兩年前回到花蓮創立了洄遊吧,推廣友善海洋行動。

結束一天工作後,我喜歡到海邊散步,感受海風吹過、聽著浪花打在海岸的聲音,彷彿五感都被打開。湛藍海面上,點點浮球隨著海流載浮載沉,很少人知道,浮球底下是七星潭特有的定置漁網,正吸引著魚群游入這個巨大的迷宮。

定置漁法是臺灣傳統的捕魚方式之一,至今已改良數次,利用海流讓魚群游進漁網內,不會濫捕也較友善。每到起漁時間,七星潭旁總能看到這樣的景象:載著膠筏的推土機緩緩駛向岸邊將膠筏推入大海,漁撈長和船員乘著膠筏向海上的漁船前進,將漁獲載運上岸,再用推土機運送到小貨卡上,送回漁場處理。

太平洋岸的七星潭魚類近百種,像當季的洄游魚就有鰹魚、七星仔魚、鬼頭刀等,愛吃魚的臺灣人大多不了解自己吃下肚的是什麼魚種,又是透過何種方式被捕獲上岸……兩年前我成立「洄遊吧」,就是希望透過海鮮的販售,以及帶領人們體驗漁業、海岸淨灘等活動,讓更多人關心食魚教育,也分享在地的海洋文化、故事,推廣友善海洋生態的漁法。

教室周邊的空間布置是參考定置漁網的設計,其中入口的大面網具,是定置漁網中,最外圍攔截、引導魚遊入的「垣網」。

會開始關注海洋生態,是因為阿公和舅舅在七星潭經營漁場的關係。記得小時候每到寒暑假,我和弟弟回到阿公家,都有超厚的生魚片可以吃,舅舅還會帶我們到七星潭,拿車子的輪胎當游泳圈,把我們丟到海裡面玩耍……從那時開始,我便對海洋有了深厚的情感。

因著對海的嚮往,我選擇到有大片海景的中山大學讀書,學習生態規劃、海洋環境的管理。常常聽到同學討論著,臺灣明明是海島國家,為何只有海鮮文化,卻沒有海洋文化,這件事一直在我心裡迴盪。直到大三開始跟教授跑了許多臺灣的濕地、商業港口,也開始思考如何能夠應用所學,落實海洋永續,讓海洋文化、食魚教育傳遞給更多人。

思考著既然家裡經營定置漁場,有沒有可能透過這個漁場,引導人們認識漁法、漁人,以及魚的生長環境。同時漸漸地發現自己其實並不那麼喜歡單純的學術研究,倒不如創業,實際到現場,便放棄出國讀書機會,搬到花蓮定居。

洄遊吧以真空冷凍方式,將漁獲在上岸的 24 小時內,送往全臺各地。

漁獲上岸後的漁場突然變得熱鬧起來,除了統計這次的收穫外,也會有附近魚販、散客前來購買。

紙上談兵卻沒有實務經驗的我,心裡也忐忑不安。當時我連定置漁法是怎麼抓魚、魚種長什麼樣都完全不懂,於是開始每天跟舅舅去漁場,看作業流程、用影片記錄,分享在粉絲專頁上。一看到魚上岸,就會問人它是什麼魚種、魚價多少,並拍照留存,回去比對圖鑑、勤做筆記。

 

註:以不影響生態方式捕撈或養殖的海鮮。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75期 向大海出發 我的海海人生

 

文 吳亭諺
攝 韓承燁

摘錄自《小日子》 Jul. 2018 No.75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