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柏林買二次大戰的東德設計品

一種樂趣 德國的挖寶趣

撰文・攝影=趙汝國
心甘情願和文字圖像糾纏不清,曾任職Cosmopolitan,GQ 及Marie Claire國際雜誌中文版採訪編輯,目前在柏林討生活,沒事到處放空,有事只好享受失心瘋!

週末的午後一起來跳蚤市場挖寶吧!
週末的午後一起來跳蚤市場挖寶吧!

問我柏林哪個跳蚤巿場最特別最值得逛的,我的答案絕對是「它們都很特別,都很值得逛!」

在柏林Friedrichshain區赫赫有名的Boxhagener Platz,從外觀看起來它只是個不大不小,方方正正的綠地廣場,它是居民夏天曬太陽遛小狗遛小孩的好地段,冬天雖然日照有限,難得太陽露臉時還是可以見到三三兩兩的放空人群;而每年五一勞動節例行的示威遊行,這裡也是全柏林數一數二聲援造勢的熱門地點!

除此之外,Boxhagener Platz仍是沒有閒著的一刻,即使平日的景象和柏林其它綠地廣場沒啥兩樣,每逢週六的蔬果花卉巿集和週日的跳蚤巿場也成為居民和觀光客們引領期待的Hightlight!

Boxhagener Platz廣場四四方方的周圍,每一邊都有著大大小小不同性質的攤位,這些各具規模特色的攤位,有些是新商品或是二手衣物雜貨,也可能是年代久遠的古董傢俱,甚至有時候突然想找一本早已絕版的舊書雜誌,一張70、80年代的黑膠唱片,甚至是早就不生產製造的影音卡帶,或二次大戰的設計品,若說這裡完全沒有可能或許言之過早,只要是樂此不疲的收藏家們,都可以在跳蚤巿場享受如獲至寶的時刻。

Boxhagener Platz是個開放式的綠地廣場,四個角落都是跳蚤巿場的出入口。順著我熟悉的路段前往,遠遠就可以看見左手邊的空地擺滿各式各樣的大型傢俱櫥櫃,和巿場相望的右手邊則是假日Brunch人氣鼎盛的餐廳。沒錯!這路口就是我習慣進入跳蚤巿場,每一次的尋寶之旅也大多是由此展開。大部份的攤位幾乎都在固定位置上,就像從入口不到五十公尺處的這一攤,它算是我逛跳蚤巿場的收藏入門,我的第一個20年代的陶瓷小娃就在此尋獲的;於是有一就有二,無三不成禮,我的古董陶瓷小娃也從原本的一隻變成現在的一群。

20年代的古董娃娃。
20年代的古董娃娃。

繼續往前走,眼前十幾個紙箱的攤位讓我眼睛一亮,這樣的場景就像我進入服飾店瞎拼一樣,New Arrival我沒放在眼裡,角落堆積如山的花車區才是首要的進攻重點,任何藏匿在杯杯盤盤底下的空隙都不輕易放過。如此行為舉止看在德國友人眼裡有點誇張。然而在這裡我發現三個DDR(東德)雪花手工杯,只花了1.5歐元,直到目前為止用這三個手工杯喝起咖啡都讓人洋洋得意呢!

結束了紙箱挖寶,走到盡頭拐個彎的則是黑膠CD和書報雜誌的集中地。曾經何時,一張一張的黑膠封面變得「值」高氣揚,一片一 片的中古CD身價竟不復以往,所謂風水輪流轉,在跳蚤巿場新的東西不見得就會比舊的事物更讓人願意停下來品頭論足。

夾雜在這些音聲古調的攤位之中,驚喜地發現這兩台80年代炙手可熱的潮機,和它們再次相遇,我像是被喚醒早已模糊的兒時記憶,不由自主拿起這兩台電動玩具興奮地站在攤位前把玩起來!對我而言,現在的智慧型手機算是這些潮機近三十年後的聰明進化版,但念舊的我還是願意用令人滿意的價格重新拾回曾經擁有的快樂回憶!

在柏林的跳蚤巿場裡,任何有關DDR時期或極盡復古的物件都是我挖寶的重點之一。如同我找到的典型DDR設計的橘色水壼和保溫壼,然而購買時我永遠記得德國友人臉上不予置評的表情,這點我其實可以理解,就像外國人到台灣看到斗笠簑衣時的神情,我的反應應該也會有點不屑;當然這兩壼也先後成為我的收藏,或許這「啊~壼氣啦!」機緣也算是可遇不可求。

另外這兩個也是DDR極為流行的類塑膠材質餐盤,除了罕見的類塑膠材質和罕見色澤讓我心動,最主要這餐盤像極了小學時吃起營養午餐會瑯瑯作響的金屬餐盤,雖然它只有四格設計,少了印象裡中間可以擺放湯碗的圓形格。

我記得一位好友她從不買跳蚤巿場裡的任何舊東西,因為她所抱持的理由是「你永遠不知道這些東西從哪裡來?還有是哪些人使用過的!」

理論上我贊成,實際上卻正好相反,這些舊東西怎麼來的誰用過的我一點都不在乎,反而愈是古早老舊的東西,對我更有難以割捨的吸引力!如同家裡廚房牆上既實用又具裝飾效果的麵包盆,這些都是二次大戰前的設計,甚至最早還可以追溯至20、30年代每個家庭裡的必備品;我個人偏愛它類菱形的討喜線條,盆邊的鏤空設計尤其耐人尋味!甚至也在三次不其而遇後,終於心滿意足將這個早已不再生產的Haushalt-Merktafel帶回家,一次搞定柴米油鹽!

老實說,我的收藏品也會在沒有特定理由的說服下,在跳蚤巿場裡一時興起也會變成一拍即合的最佳藉口。家裡的古董檯燈和立燈都是對上眼後以合情合理的價格「燈」門入室;就連窗邊兩大罐古早GRAF調味料瓶和印著”Trinkt Berliner Bier”啤酒瓶也是某次逛跳蚤巿場莫名失心瘋後的結果。

還記得扛著兩大瓶回家後,德國友人當場傻眼,我反倒相當欣賞自己獨特眼光,因為在陽光的投射下,特殊設計的瓶身和琥珀色澤的相互輝印還挺羅曼蒂克的!

每次到此一遊總讓我連想起超級瑪利歐(Super Mario)的遊戲機,當玩家熟悉了每一個關卡,總會記得讓瑪利歐停在某些定點,連續跳躍著用頭頂撞後,就會不斷有寶物金幣出現;而我自己也像是逛著跳蚤巿場的瑪利歐,每當行經熟悉的攤位,曾經發掘到的寶物也會適時浮現腦海,讓人難掩興奮之情。

逛跳蚤巿場就是這麼有趣,你永遠不知道接下來會和什麼樣的東西相見歡!

雖說喜新厭舊人之常情,但屬於這裡特有的「Oldies but Goodies」則是我對跳蚤巿場舊情綿綿的唯獨信仰。▍

摘錄自《小日子》 Jan. 2013 No.009

購買雜誌



Boxhagener Pla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