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天一色的飛魚故鄉環島奔跑

 

一個馬拉松    迷你蘭嶼馬拉松

 

撰文・攝影=飛小魚
作家。媒體圈是最職涯裡最深刻經歷,轉往金融與科技界玩過不同的遊戲後,率性出走。 用雙腳跑出嶄新人生,喜歡在緩慢移動中收藏細膩風景,著有《奔跑─跑出人生風景》。

天寬地闊的跑道,美哉。

天寬地闊的跑道,美哉。

2007年,第一次造訪蘭嶼,就深深戀上無法自拔。就只是一個小島,不是嗎?可那裡的海宛如摻入一種足以魅惑人心的迷藥般,飛來飛去繞著地球跑,走過30個國度,蘭嶼的海在我心中的圖騰是一抹美得叫人心悸的湛藍,一不小心,就會墜入它那明明再簡單純樸不過,卻無法自拔的溫柔裡。

那年,在漁人村海邊的浪漫名店「荳芽菜」遇見百年難得一見的水龍捲,那種親眼目睹的強烈震撼是蘭嶼給我的第一道私房料理。都說去蘭嶼當然要去造訪大天池,經年累月在海拔480公尺山上的那一灘湖水,結

果當我們汗流浹背攀上去後,映入眼簾卻是光禿禿的一片,只有龜裂的大池子以及乾枯的樹枝,完全沒有半滴水!依據雅美族人的傳說,這裡是祖靈棲息禁地,名為「高山之海」,原本終年澄澈清明不乾涸,景色美得會讓人發出讚嘆,可怎麼會是這樣的景致呢?乾涸的大天池是蘭嶼給我的第二道私房料理。

就是這樣心心念念著,「好想回去蘭嶼」的強烈想望始終在心裡呼喚著,只是怎麼也跨越不了那個海峽。直到第二屆蘭嶼馬拉松的訊息,即使現在我的實力再遜再弱,極有可能墜入「落馬小魚」的深淵從此很難翻身,都改變不了我想用雙腳把蘭嶼踩透透的意念。

哪怕它的路途如此遙遠──得先到台東富岡漁港或恆春後壁湖,搖晃兩個半小時的船(當然你也可以搭飛機,但一台不到20人)才會抵達。交通、食宿、連同報名費在內,差不多六、七千元,坦白說算是「高檔賽」的規格,可是並沒有吃到飽的澎湃補給,而是祭出「人肉烤飛魚」的饗宴,這些人是瘋了嗎?花大把錢來買罪受。

是的,我們都瘋了,可是人生如果不瘋狂幾回,豈不是枉費此生。今年5月25日清晨5點鐘,不到二百人的迷你馬拉松出發囉,一開始就是要人命欲斷魂的陡上坡,他們說這叫「中橫公路」,上下坡約4K,總共要跑兩趟,轉個彎,眼睛豁然開朗,頓時屏住呼吸心跳漏了半拍,那海天一色,天寬地闊、渾然天成的美景,瞬間就目眩神迷起來,忘記腳底上的疲憊與身體上的炙熱,只想融入台灣最美麗的角落緩緩奔跑。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27期食驗廚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