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sons Point Salon & Cafe】在等候剪髮的放空時刻 坐窗邊喝咖啡看人生流轉

 

Cover story   Coffee, Please

 吳亭諺、楊芷菡 
 張界聰

劉靖 朋友都叫他JJ。原為職業籃球員,2013 年到澳洲打工換宿,開始學習咖啡相關知識與技術。在澳洲Milsons Point 地鐵站與現為妻子的鄭琇如(Lulu)相遇。回臺後,兩人結合各自專長,於去年九月在永和開了間複合式理髮咖啡館。

 

21

 

 

 

 

 

 

 

 

 

 

早上十點,穿過馬路上流動的車潮,我走進店裡。打開電視,將頻道調到轉播中的籃球賽事,銀幕傳來進球後的群眾喝采;走向吧檯,簡單地打理環境,調整磨豆機的細微刻度,為自己煮杯熱美式。伴隨空氣中溢出的咖啡香氣,手中一杯咖啡的溫熱,時間彷彿慢了下來。

 

接觸咖啡以前,我是個職業籃球員,習慣了在球場上衝刺,後來因為運動傷害,被迫停下來,而後到澳洲換宿,在咖啡館打工。澳洲人重視領域的專業性,我從外場送餐端盤子開始,一路過關斬將,慢慢碰觸咖啡機清掃,磨豆、聞香,起初不懂專業術語,吃了很多鱉,在前輩指導之下,自己不斷地做練習。

 

學得越多才知道,製作咖啡的每一個環節都習習相關,例如豆子的狀態會隨著每日天氣而變化,所以使用前都要先調整;在沖煮之前,會因使用不同重量、弧度的填壓器,影響咖啡粉填壓出來的密度;遇到需要調整咖啡濃度的時候,留意水量的拿捏⋯⋯這些都關係整杯咖啡煮出來的味道。

 

奶泡要打到均勻細緻,才能浮在咖啡上層,過於粗糙容易下沉;時間掌控上若打得太久,就會把奶味打出來,咖啡喝起來便少了幾分風味。原本沒有喝咖啡的習慣,在過程中一直學習品嘗,就像學語言一樣,慢慢知道什麼是酸、苦,還有回甘的滋味。

 

22

 

而就在這段期間,我和同樣來自臺灣的Lulu相識,擔任美髮師的她,隻身來到雪梨打工,彼此的興趣一致。假期結束後我們一起返臺,婚後認真思考開店這件事。早上喝杯咖啡,是我們的每日習慣,住的地方因位處老住宅區,鄰近住家的大多是早餐店,幾乎找不到好喝的咖啡;平日裡Lulu 要帶小孩,若因此荒廢多年的美髮設計經驗實在可惜,內心經過一番拉扯,最終決定放手一搏。

 

夢想開間結合彼此專長的咖啡館,在現實上的籌措,實則困難重重。好不容易資金硬體和設備皆找齊,理想中的店面型態,卻是需要機緣等待。某日在成功路上,等紅綠燈的轉緩之際,恰巧看到這間位於三角窗位置的店面,雖然看來荒廢多時,但是採光良好,透視性高,位置也十分便利。

 

我心目中的咖啡館,便是打破既定的規範,不想要做的太制式,讓人一看就知道在賣咖啡,裝修過程中自己畫圖,和工班師傅討論,預留一個理髮工作間,砌上紅色磚瓦,在靠近門口的位置,裝設整面的折疊窗。坪數也許不大,卻足以給予我們很大的空間去發揮。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61期 咖啡館的兩種生活)

摘錄自《小日子》 May 2017 No.61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