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壘摳】手帳裡有時間的浪漫 不願忘記的都會被記下

 

Cover story  Simple Stationery Life

撰文=吳亭諺
攝影=韓承燁

壘摳.插畫家同時也是旅行作家,以「插畫的魅力可以把平凡的事物變得很有趣」的心情持續創作著,現已出版四本手帳相關書。近年和朋友成立設計品牌「你好工作室」及藝文空間「你好供事屋」。

平日壘摳就在通化街上的工作室中進行創作。

平日壘摳就在通化街上的工作室中進行創作。

 

 

 

 

 

 

在旅途中,總會遇見難忘的人或風景,像是火車上用一句「今天天氣真好啊⋯⋯」就能搭起談話的白髮老爺爺,或在巷弄裡遇到的一隻懶洋洋花貓。一些不願忘記的生活景象,就用手帳細細記下,作為每段旅程的紀念。

 

我從小就喜歡畫畫,小時候兒童美術班的老師為了鼓勵大家,給我們每人一張集點卡,只要集滿點數,就可以換一盒日本製12色色鉛筆,對當時的我來說,它可是閃閃發光的大獎,我努力集點,換到後卻捨不得用。那是自己第一個想要擁有的文具。

 

 

大學時和同學到歐洲旅遊,因為想把當地看到的人文風情都記錄下來,我把票根和DM文宣用幾款紙膠帶,點綴上巧思,作為我的第一本旅遊手帳。後來把它放到網路上分享,沒想到竟大獲好評,還有出版社來問我要不要出書,就這樣開啟我的創作之路。

 

為了讓自己的手帳更加豐富,我開始去找尋更多的文具,慢慢摸索它們的特性。色鉛筆、水彩、紙膠帶,在市面上有很多的品項和種類,用久了會漸漸發現,文具是要在親自使用過後,才知道適不適合,一開始覺得不好用的,經過長期磨合,知道怎麼跟它相處後,就能發揮它的最大功效。

對壘摳來說,手帳是她過生活的重要陪伴。

對壘摳來說,手帳是她過生活的重要陪伴。

 

 

 

 

 

 

以不用沾水,可取代水彩筆的水筆來說,如果按壓筆管的時候太過用力,出水就會太多,所以通常在沾了水彩後,我會先在紙張上試水量再下筆。習慣使用方式之後,它就成了我旅行時的最佳助手。有次在西班牙拿著水筆畫畫,被一群大叔包圍,好奇地問我為何畫水彩卻不需要洗筆,當了解之後,幾個大叔開始驚呼連連地研究這支筆,有意思的文具縮短了人的距離。

 

如果要出國旅遊,我會先將霧面投影片剪成適當的長度,把不同款式的紙膠帶分次纏繞在上面,節省攜帶空間,除此之外,我還會先把水彩擠上調色盤,筆袋裡隨時擺放水筆、色鉛筆、黑色油性筆、鉛筆,方便隨時打稿。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56期 使用文具 寫下生活練習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