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流火

張曼娟

曾經在大學當教授許多年;曾經在香港擔任臺灣文化代表;曾經出版過締造紀錄的暢銷書,如今想要回歸到沒有定位的狀態,好好過日子。喜歡旅行、觀察、發呆、胡思亂想。


 

37

鐵花村裡的彩繪微型熱氣球,像是把天上流火送到了林間。

 

前些年,曾經喜愛台東的知本溫泉,從台北搭飛機到台東豐年機場,接著就搭乘酒店接駁車,進入一種觀光客模式。而後,有好幾年不再去台東,直到發覺台東似乎有些不一樣了,於是,決定擺脫觀光客模式,進入我自己最喜歡的「闖蕩」情境中。我和友人一人一袋行李,搭乘自強號抵達,在「台灣好行」的公車站牌下,攤開地圖,討論我們該搭乘山線還是海線。轉了幾次車,來到都蘭糖廠前,等待著民宿管家來接。

那一年,正是狂犬病毒肆虐的夏末,寂靜的道路上,每一隻狗兒的移動,都令人神經緊張,汗流浹背,當然也可能只是因為天氣太熱。民宿位於都蘭的山坡上,坐進廊前的木椅,就能看見都蘭灣,風從海上吹來,竟有著微微涼意。民宿老闆告訴我們,這麼晴朗的天氣,晚上必定會有很亮的星星,而且,睡覺時還需要蓋被子喔,根本不用開冷氣。星星或許會有,關於不用開冷氣這件事,我其實半信半疑。天還沒黑,我們就按照民宿老闆的指示,往山裡的小酒館前進。全是上坡路,走走停停,半個多小時後,看見了一座亮著燈的小屋。

老闆是新竹的科技人,與妻子一起回到故鄉經營了小生意,也經營著想要的生活。在木造露台上,我們享用了涼拌花枝、野菜煎蛋,西班牙蒜味蝦,食材新鮮,口味也不錯。吃吃喝喝,天完全黑了。偶爾有車開來,帶進一點光亮,車過之後,就是無邊無際的黑。民宿老闆交代過,用完餐可以Call她開車來接,但,若總等人接接送送,哪有什麼闖蕩感呢?

友人燃起手機上一點點光亮,只能驅趕面前五公尺的漆黑,我們就出發了。下坡路走起來原本就比較快,每當我回頭便看見黑暗吞噬了我們走過的路,於是腳不沾地的往前奔馳,加上深深的暗處不斷傳來狗兒倉皇的吠叫聲,我覺得自 己的頭皮緊縮,所有的髮絲都站立起來。巨大的、蠢蠢欲動的黑暗,以一種堅強的意志力包圍著我們,帶給我難以解釋的恐懼,這是生活在城裡的人,已經感到陌生的自然吧。但我依然在急速的前進中,抬頭看見了懾人的星空。每顆 星星都那麼完整,那麼透亮,像焚燒著巨型營火,火光裡偶爾有飛出的流星如流火,令人屏息的壯麗。

我一直很難忘記那樣的夜晚,絕對的黑,才能看見絕對的星星。

民宿老闆說得沒錯,夜裡不用開冷氣,都蘭的風好涼爽,需要蓋被。

五月裡又去台東看星星,明明才剛立夏,氣溫已經飆得很高,鐵花村裡掛滿了微型熱氣球,這是由老人、孩子、新移民,以及四面八方的遊客,用彩繪的方式留下他們的心情與故事,天色漸暗便在樹林裡點亮起來。彷彿有人捕捉了天 上流火,送進林間,星星不再遙遠,真的觸手可及。

摘錄自《小日子》 June 2015 No.038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