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室日常】推開靛藍色大門 走進奇幻的設計印刷工作室

工作室日常

原研哉曾說,工作室是婉轉向來者傳達主人性格、感性、工作特徵及水準的不可思議的媒介。身為雜誌編輯,經常有機會到受訪者的工作空間進行訪談,不經意之間,發現許多充滿個性的工作空間,感染了來自於創作原點的豐沛能量。「工作室日常」單元,將帶領讀者「翻牆」進入各類型設計創意人的工作現場,挖掘出背後有趣的故事。


 

工作室日常  O.OO Risograph & Design  歐點歐歐工作室 

 吳亭諺、駱亭伶、湯明潔
 張界聰

 

盧奕樺(右),朋友都叫她Pip,畢業於實踐大學媒體傳達設計系,原本主修電腦動畫設計,因為喜歡實體印刷品,開始轉為做平面設計。2014 年和綽號小肆的好友劉昱賢(左)在接觸Risograph Printing後,決定將這樣的技術與平面設計做結合,並創立品牌O.OO。一年半前,將工作室從住家搬至現在的共同工作空間。

 

IMG_0269

 

 

 

 

 

 

 

 

 

造訪O.OO工作室是個雨天,在寧靜的臥龍街上,主理人Pip和小肆的代步單車就停靠在大落地窗前。推開靛藍色大門,黑白相間的傳統大理石地板,保留了老公寓的特色。一進門,看見靠著牆的印刷作品展示架,兩、三張個人工作桌,大而輕的木長桌和帶有滾輪的書櫃,在工作室裡辦活動、開課時都方便移動。

 

去年逛小誌/獨立刊物市集中,發現了O.OO的攤位,他們為市集設計和親手印製的酷卡,以手繪插畫和幾何線條,套上特殊螢光油墨,帶有疊色、錯位的效果,說不上是細緻或粗糙,復古或科幻,卻愛不釋手。開始關注這個臺灣少數結合平面設計,與特殊印刷方式展現風格的設計品牌。

 

和一般滿是Mac電腦的設計工作室不同,往裡走,有三臺油印機和一間小小的印刷室。印刷室的牆上,貼滿了明信片及印刷色樣,最受注目的是架上一筒筒的彩色大豆油墨滾筒,有時為了印製作品,兩人可能會在印刷室一站就是好幾個鐘頭。

 

「在碳粉影印機問世之前,印製單色的考試卷、傳單、刊物都是使用傳統的油墨式印刷機,臺灣簡稱為油印機。」站在有30年歷史的黃橘色油印機旁,Pip和小肆一邊操作機器一邊解說著。

 

跨頁_IMG_0467

小小的印刷室裡貼滿了各式色樣和作品,繽紛的色調,也為工作帶來了好心情。

 

 

 

 

 

 

兩人從學生時代就開始接設計案,原本單純的接案生活,因為一次旅行,在香港當代美術館紀念品店裡買了一套鳥類插畫明信片而改變。出於設計人的龜毛,發現每張小鳥臉上的紅點和字體都出現對位不齊的現象,原以為是手工絹印,細看標註的印刷方式,竟寫著從沒聽過的Risograph Printing(註)。

註:中文譯為「孔版印刷」或「孔版油印」。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60期 在臺灣尋找理想的生活光景)

摘錄自《小日子》 Apr.2017 No.60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