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生產幾十年的日用品 有一種經典的普通美

 

Cover story Many Items in Daily Use

口述=黃新雅
「Woo Collective」藝術總監,將臺灣傳統錫工藝結合現代設計,獨創技法以檀香薰出錫器金黃紋理。2014 年代表臺灣參加巴黎家具傢飾展。

黃新雅手工打造錫製品,以器物打開使用者的五感體驗。

黃新雅手工打造錫製品,以器物打開使用者的五感體驗。

印象中家裡有個買大同電鍋送的盤子,用了好幾年也沒有壞,這些用了幾十年器物,其實很美也很耐用,自己卻從沒發現它的好。直到 25 歲時到荷蘭理工大學 TU Delft 念書,看過了荷蘭、倫敦、米蘭設計師週,才發現其實設計真正珍貴的不在於它的外觀美醜,而是器物上承載的地方文化,當抽離過後來看臺灣的生活器物,才發現自己從小用到大的東西其實是很好的日用品,杯碗上的傳統花紋是很美的圖騰,用料實在且耐用。這也使我開始反思臺灣傳統工藝對我們的重要性。

中文字「物」代表的是物件,對於器物,我很在乎其蘊含的文化意義、製作工法巧思及實用性。今年成立品牌「Woo Collective」,以純錫手工製作成花器、食器,我們一個月最多能製作200 件商品,維持穩定的供應量,而伙伴賴思羽則負責行銷。

錫藝是臺灣傳統的手工技藝,一般用於寺廟器物,如香爐、祭祀用的柑燈,因為錫無味、無毒、毛孔較大的特性,日本人常用來插花、喝清酒,有種說法是「錫器的花瓶插花,花可以開得更久;錫器的酒杯喝酒,酒會更甜。」而臺灣工業設計師卻較少使用,因此我們選擇「錫」為媒材,還特地向臺灣國寶級錫藝大師陳萬能學習。

我認為使用東西其實就是五感體驗,希望製作,出能打開使用者五感的工藝品,例如我們以獨創的錫製工法,將檀香薰出錫器表面的金色紋路,看起來就像秋天稻穗,湊近又能聞到檀香的氣味;並以不同質感的素材如布紋、木紋或其他紋路,運用在製錫的過程中,觸摸起來的手感很特別,喚起人們的觸覺記憶。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33期  生活雜貨主理人的 私生活選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