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畫具和流浪的養分 繼續走向他方

 

一種旅行方式 一邊畫畫一邊旅行

口述 陳柔安

 吳亭諺
 楊芷菡

 

 

 

年輕的流浪隨時準備出發

林懷民曾說:「年輕的流浪,是一生的養分。」大學時到柬埔寨擔任海外志工的陳柔安,因與當地人朝夕相處,進而愛上與人深度交流的旅遊方式。為了賺取旅費,她開始在路邊擺攤作畫,藉由幫人畫畫,見證了許多生命中的重要時刻。

初期僅帶著九千塊臺幣,毅然決然地造訪越南、柬埔寨、泰國,而後她走遍中國西半部,穿越塔克拉瑪干沙漠,參加新疆塔吉克族人婚禮,到蒙古用冰河水洗澡……每當走過更多地方,也成為一個有故事的人。 

 

我曾在蒙古最北端的查坦部落,望向一片無際的青蔥草原,看它隨風微微搖擺,部落周圍是蒼綠群山,麋鹿群在樺樹皮搭起的帳篷之間四處遊走,而一旁的冰河閃閃發光,彷彿為綠色的大地綁上一條透亮的緞帶。

 

那是身在臺灣的我想像不到的世界。我坐在馬背上足足兩天,才抵達查坦部落,我在帳篷裡住了一個禮拜,每天的工作,就是到冰河挑水,馴養麋鹿,雖然沒有舒服的衛浴及床鋪,但是覺得非常幸福。更幸運的是,還正巧碰上蒙古的國慶日,到一年一度的那達慕大會(註)中擺攤作畫。

 

 

第一次在旅行中擺攤畫畫,是在柬埔寨擔任海外志工的時候,因為頻繁地跟當地人接觸,和他們一起生活、種田,也推翻了以往的旅行經驗。旅途快到尾聲時,因為不捨,我替每個人畫了一張像,當時正為所剩不多的旅費煩惱,突然想到也許能在路邊幫人插畫速寫,補貼些費用。於是我在當地巷口的超商前擺了張板子,鼓起勇氣,用不太流利的英文招攬經過的人群。當時坐在一旁街角看書的背包客查理,自願當我第一個客人,一開始我緊張地直發抖,來自英國的查理開始講他的故事,讓我慢慢放鬆,畫完之後,他開心地跟我說:「以後這張畫就是我的書籤,看到它就會想起妳和柬埔寨的一切。」

 

兩個在異鄉的旅人,因為畫畫而有了交流。讓我忍不住想要到更多地方,聽更多人跟我說他們的故事,於是我開始幫人畫畫,跟大家聊天,並寫下一句送給他們的話。在這一年半,我去了越南、泰國、蒙古,還有中國的少數民族地區。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58期 移居到喜歡的所在 開始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