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假打工看見的真相

 

鏡頭下專欄

撰文.攝影=羅文傑
美食旅遊節目製作人。從小就胸無大志,長大之後,一度想要假藉工作名義到處旅行,後來發現根本不是這麼回事。

 

真的熱汽球會在空中移動十公里以上,不像臺灣會綁著繩子。

真的熱汽球會在空中移動十公里以上,不像臺灣會綁著繩子。

 

我記得我國中的時候,有一位教國文的老師,有天下午上課拿了台卡式錄音機上來,那一堂課就是拿已故作家三毛的演講帶給我們當教材。隨著旋轉的磁帶,三毛激昂的聲線,上下左右之間,這位女老師就開始哭了起來。

全班大概那時候都醒了,我也不記得老師的哭點在哪。但是,臺灣那時還沒有解嚴,出國念書或是旅行是千難萬難,沒有一定的身家背景或是雄厚財力是很難辦到的。一個旅外的作家用她的國外生活作為故事素材,給了很多不能出國的人,找到另外一處生命的出口。當然,旅行對現在的臺灣人來說方便太多了,臉書天天有人在桃園機場打卡,電視上的旅遊節目或是宣稱自己是主持人的藝人氾濫到關掉電視不想看,還會不時驚悚地出現在公車廣告與計程車的LCD
上面。

如果打開網頁搜尋關鍵字「度假打工」,大概會有幾千萬筆甚或是幾億筆的資訊跳出來。前一陣子有個年將不惑的女生朋友去澳洲打了三個月的黑工,黑工就是沒有合法身分的外籍勞工,當然她的決定有屬於她的一百個私人理由,合法與否就留給該擔心的人去擔心。

出發前,我以一貫鄙視的態度,揶揄地問她說:「一整天十個小時的農場工作,身為貴婦命,妳去那邊怎麼可能討得到飯吃?」但是她還是義無反顧地出發了。臉書傳回的照片,如果撇去一系列跪在地上種草莓的鄉下農婦生活照,每天青年旅館川流不息裸上身做菜的各國帥哥,與不同國家的人共處一室睡覺打呼,假日坐長途巴士去看臺灣就看得到的動物們……再次證明,我們其實都用著不同的理由在替自己的生活找出口。

當然有人的重點是放在澳洲打工的週薪是臺灣的月薪來做比較。可是我倒認為重點是生活的本身。旅行之所以美麗,是因為你用一個不同的軌道進入一個既有的宇宙。旅行意味著你不用特別一定要在那個國家或是城市找份工作,所以搭著電車,跟著上班族一起移動;他們的神色與周遭的氣氛,讓一切都慢了下來,慢到有機會可以在空檔理解生活的發生,每一台車、每個時間點過去的人與風景都不同,而這些將永遠不會在生命裡面重複走第二次。度假打工滿足了生活經濟的部份所需,更重要的是讓我們有機會停在生命的某個點,去看自己與別人的一切。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21期  享受美好的工作與日常)

摘錄自《小日子》 Jan.2014 No. 021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