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柏林】從一萬英呎空中 進行大場景的土地紀錄

 
 

一種工作角度 平地上看不見的家園

口述=齊柏林
因為嚮往天空,喜愛高空視角的風景,從早年的底片相機到現在以專業攝影系統進行動態錄製,是台灣、更是亞洲與世界少數的空中攝影工作者。空中攝影資歷超過20年。

攝影=齊柏林、台灣阿布電影公司
文字整理=范愷庭

天氣清朗時,難得清晰可見台北市景全貌。
天氣清朗時,難得清晰可見台北市景全貌。

從事空中攝影20年,它給我帶來的觸動,在心理層面影響比較大,讓我對很多事情看得比較開。因為飛上去時的視野實在太寬廣了,用這樣的高度看世界,比較不會太計較很多枝微末節的小事情。

不過,空中攝影的工作卻影響了我的生活品質,最使得我焦慮、看不開的就是「天氣」。在台灣要碰到能見度很好、可以拍片的天氣不多,每天都在等待可以空拍的好天氣。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情就是看氣象網站、看衛星雲圖,然後跑到高樓頂去看能見度。而且我養成不管在什麼地方,一定會看各地的即時影像的習慣。縱使今天沒有要拍片或拍照,還是會想看看那個地方天氣好不好。

過去20年來,手上隨時有空中攝影的案子或計畫正在進行,所以我幾乎都不敢亂跑,每天都在等天氣。連家人有時候想趁暑假出國去玩,我也沒辦法同行,因為夏天正是天氣最好的時候。所以我的生活完全是受到天氣影響,連心情都是。等待一個可以空拍的機會,通常都要猜隔天的天氣。有時候運氣好,剛好猜到明天的天氣,有時候運氣不好,就只能繼續等待。每天都不斷地失望又不斷地希望,就是這樣的日子。

 

齊柏林在直升機上進行拍攝工作。
齊柏林在直升機上進行拍攝工作。

我把空中攝影當成是人生裡重要的事情。從小我就很喜歡自然生態。記得小時候因為抓不到泥鰍,用了父親從國外帶回來的電動小汽車跟鄰居哥哥換了泥鰍回來。後來泥鰍養死了,被我母親知道,她把我臭罵了一頓後,去跟對方把小汽車要回來,這件事我到現在依然印象深刻。也因為從小就很喜歡自然生態,在空中看地面時,常會感嘆原本自然的地貌正在消失。

民國80年前後,剛開始進行空拍,當時基隆河正在進行截彎取直的工程,已經進行到尾聲,河畔的新生綠地都已經長出來,上面多了很多硬體設施。我小時候常常去大直的基隆河邊,還記得在那裡可以撈到許多魚蝦。

當我開始空拍後,卻發現那一片地變成了黃土與重劃區,甚至現在已經變成了密密麻麻的豪宅與高樓大廈,完全沒有多餘的空地了。可見這20年來,都市裡頭的重劃區地貌變化非常大。

這十幾年來,台灣的河川都是靠堤防疏洪,但其實河川原本會有一定的行水區。我會注意國際上其他國家的空拍照片,常看他們的照片,會覺得很多河道地景不需要特地構圖就很自然且有美感。但是在台灣空拍時,就常要喬來喬去找一個感覺很美的角度,希望能夠避開人工設施。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18期  私空間的生活)

摘錄自《小日子》 Oct. 2013 No.018

購買雜誌



看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