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梓潔】從毀滅到重生的五日斷食營

 

一個活動      去臺南感受洗滌心靈的認知感

撰文攝影=劉梓潔
正職寫小說、劇本、散文,兼職教瑜伽,興趣是身心靈領域嚐百草。著有《此時此地》、《父後七日》。

 

未命名-1

每天凌晨五點起床,檸檬鹽水伺候。

斷食營第三天,我體驗到了毀滅。

這天,是完全沒有「食物」的一天。唯一的味道來自檸檬鹽水,這不打緊,灌下兩公升那猶如鹽酸的液體之後,下午,有著讓人一輩子都忘不了的清肝草藥茶伺候。我原本想,我愛吃苦瓜,青草茶苦茶不加糖都不怕,跟那「回甘」相處融洽哩。但這三大瓢來自印度的草藥粉,卻讓我如飲毒藥似的,捏著鼻子,忘掉感官,仍不敵身體本能,只想把它完完全全吐個精光。

來自香港的舊生,發現我扭曲的表情,跟我說:「一旦吐掉,它就沒作用了,你身體裡的毒素就排不掉。現在你只能靠與它好言相勸,你要不斷對它說:請你留在我的身體裡,我知道你是來幫助我的,感謝你,請你幫助我。」我深呼吸,對著那坨在我胃裡的綠色濃稠膏狀物說,「感謝你,請你幫助我。」果然,它慢慢地往下了。

往下,去哪呢?當然就是經過小腸大腸直腸,帶著如「通樂」的神奇威力,把這些管道的夾縫頑垢(對啦簡稱「宿便」),狠狠洗刷一遍,然後來到出口。經過前兩個早上檸檬鹽水之後的上吐下瀉,我的括約肌已收攝自如,我優雅地走到女廁,寬衣解帶。只是,沒料到作用力與反作用力的相互作用,當一瀉,上半段也毫無預警地嘔了出來。很好,我穿了一條米色休閒褲,現在,兩支褲管已濺滿綠色點點。

更換後,我到戶外的水槽洗褲子。這天是寒流天,即使台南,空氣都冰凍,加上身體裡沒有熱量,我儼然斷食營的阿信,以冷水刷著褲子,雙頰雙手通紅。而更阿信的是,洗一條褲子,中間要停三次,因為通樂又來敲門了,速速把沾著肥皂水的手沖淨,快步進廁所。經過的學員們面露悲憐,含蓄地問:「你,弄髒褲子了喔?」(行前通知上特別標明,因有時跑廁所來不及,請多備幾條褲子。)我急著解釋:「不是啦是我吐了濺到褲管啦。」(是說這樣有比較不丟臉嗎?)一邊說著,肛門處又在叮咚了。

連跑十幾次之後,我開始想,這是2012年的最後一天啊,我為什麼要這樣虐待自己?儘管宿便們大珠小珠落玉盤時(宿便有羊便便狀、巧克力碎片狀及鐵砂狀),的確感受到暢快感,可是,輕盈舒暢,會大於此時的痛苦磨難嗎?

這時我知道,斷食營對我的意義,並不是要排毒淨化而已。它更是把我原有的認知連根拔起。五天的斷食營隊,從第一晚的減食(喝燕麥奶加有飽足效果的種子粉),到第二天的一日三次果汁斷食(甜菜根鳳梨汁、香蕉蘋果優酪乳都好好喝啊),到第三天的完全斷食,接著第四天的果汁復食,與第五天的輕食復食,中間再搭配瑜伽、冥想、梵唱,以及具有知性與啟發性的飲食課程,我原本想,這對我來說,應該是趟猶如度假的放鬆之旅吧。殊不知,斷食容易,清腸難。我自認規律練習瑜伽,又爬過無數百岳,體力非常好,但中間竟也有幾堂瑜伽課因實在癱軟而掛了病號。

復食的早上,僅是一杯溫熱的老薑鳳梨甘蔗汁,都讓我感覺到了天堂。寒流已過,陽光和煦灑在園區,我感覺身體慢慢地活了回來,而這天,是2013年1月1日。用斷食送走舊的一年,復食迎向新的一年,我想這將是我此生最壯烈的跨年方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