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海寫字】通過寫字 一筆一畫 讓喜歡的句子成為我的所有物

 

Cover story  Simple Stationery Life

撰文=駱亭伶
攝影=簡子鑫

怡海.就讀於應用美術系,擁有「怡海寫字」粉絲專頁。喜歡寫字、漫畫、文學、電影和野生活動,靠寫字生活只是偶然。夢想是成為心狠手辣的單眼皮盜賊,喜愛的作家是卡夫卡和任明信。

今年還是大四生的怡海,擺攤賣字時,總是習慣專心低頭寫字,或是自顧自地畫畫塗鴉。

今年還是大四生的怡海,擺攤賣字時,總是習慣專心低頭寫字,或是自顧自地畫畫塗鴉。

 

 

 

 

 

 

很多人以為我是寫毛筆字出身的,其實我是從硬體字開始練習。

 

生命的變化,都是一點一滴累積。我的個性偏執又好強,覺得做不好的事,更一定要做到好。小時候家裡的人字都很漂亮,只要覺得跟生字簿不一樣,就會擦掉重寫,拿著鉛筆一筆一畫地練習,非要寫到跟生字簿一模一樣不可。

 

在念小學以前,我以為全世界人的字都長得一樣,直到看到同學交給老師的作業本,才知道不是那麼回事。但來不及了,認真寫字逐漸成為我的一部分;每天放學回家,看完卡通,即使玩到很晚也會練字。國中時,為了逃避讀書考試的壓力,雖然坐在書桌前看起來像是熬夜K書,其實我都在寫自己的字。一個字如果寫不順,可以花上七、八個小時反覆練習,直到找出讓筆畫變順的方法為止。

 

 

現在的筆跡是高中時為了快速抄寫筆記練出來的。我原本的字很端正,高中歷史老師很愛寫板書,一堂課下來,得擦上四、五次黑板,當時我是歷史小老師,為了跟上她的速度,也想偷懶輕鬆一點,我開始研究字要怎麼寫,才能減少筆畫,逐漸練就屬於自己的字體風格,也開始有同學要跟我買筆記。現在回想起來,那段時間,是我找尋自己筆跡的分水嶺。

擺攤時,怡海會把筆筒放在桌上,收納和取用都很方便。

擺攤時,怡海會把筆筒放在桌上,收納和取用都很方便。

 

 

 

 

 

 

人家常把讀書、寫字放一起,兩者確實脫不了關係。我什麼書都看,特別喜歡文學,對我來說,把書中喜歡的句子寫下來,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我總是先記下喜愛的句子,看完整本書也累積了好幾句,可以連續數日反覆地書寫。抄寫句子等於是將喜歡的東西用自己方式呈現出來,而這些句子就變成了我的所有物。記得大一時我寫了詩人任明信的<日心說>,因為太喜歡了,反而怎麼寫都寫不好,好不容易寫出一個覺得還過得去的版本,拿它來當臉書的封面相片,意外地被很多人稱讚,算是發現自己的字好像真的蠻好看的一個契機。我常想或許是時代的關係,現代人的字都比較可愛,如果把我的字擺在 20 年前,可能一點也不特別。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56期 使用文具 寫下生活練習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