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Outside Lands音樂祭一整年不想出來

 

一個音樂祭 熱力抵過寒風的北加州音樂祭

撰文.攝影=林貓王
擔任過操場DJ、音樂雜誌《HINOTER》主編,現經營個人部落格「音樂是這世界上最美好的事」和設計品牌「貓王不討喜」。

Outside Lands音樂祭在大公園舉行,就像大人的遊樂園。

Outside Lands音樂祭在大公園舉行,就像大人的遊樂園。

 

我記得有人告訴我這是夢。

那是電影《重慶森林》裡傳來的〈California Dreamin’〉。數十個小時後,飛機降落,我和加州的距離不到0.01公分。

一直嚮往南加州的「Coachella」音樂祭,沒想到應海尼根之邀,去了北加州的「Outside Lands」音樂祭。兩者頭牌陣容相仿,各有厲害卡司,唯獨前者在大沙漠、後者在大公園。就氣候條件而言,Outside Lands可謂勝出──只是冷了點。我在八月盛夏穿著羽絨衣,成功抵擋舊金山灣區的寒風。這點看最後一天壓軸團Red Hot Chili Peppers可知,他們不但不打赤膊,還把衣服穿了回去。入場手環用掃描的,很新鮮。一踏進會場,大片綠地盡落眼前。主舞台Lands End正對面,便是一座巨型風車,過了這道門,便能往其他舞台探索去。海尼根的電子舞台The Dome最近,由兩顆圓球構成;我們先換了酒,到裡頭玩樂,氣氛相當好。從夜晚的舞池步出還是白天,同行者各有執念,分別去看自己喜歡的演出。音樂祭就像給大人的遊樂園,一不小心還會在裡頭迷路:有Wine Lands,有Beer Lands,有恐怖的Wonder World,還有塗鴉藝術區Outsider Art

這完美的三天,有初次相會的樂團,也有二見鍾情的樂團。因為電影而愛上的不少,如《落日車神》的Chromatics,現場俊男美女,真鼓加效果器非常漂亮,舞台Panhandle全由太陽能供電,燈光眩目、音場極佳;又如《戀夏500日》的Hall & Oates,那首男主角談戀愛的雀躍心情〈You Make My Dreams〉,讓現場觀眾都隨著台上兩位老阿公舞了起來。最正點的無非是《愛情不用翻譯》的Phoenix。不誇張,唱到〈Love Like a Sunset〉時,身邊起碼五對情侶擁吻。主唱Thomas Mars更躍下舞台,直奔300公尺後方,從那開始人體衝浪,像煎魚一般,先衝正面、再翻背面,全身都被摸透了。而我呢?早已氣喘吁吁,差點暈厥過去。

相較於剛在台灣舉辦的「野台開唱」,舞台間距還得算入爬山運動時間,Outside Lands兩個最遠的舞台Lands EndTwin Peaks因為是平面, 快步走, 十分鐘就搞定。Phoenix的對岸,就是Yeah Yeah Yeahs夢想中的滾眼球(巨型充氣氣球)活動,以及主唱Karen O將麥克風「塞喉嚨」跟「塞胯下」的絕技,樣樣不少。她將催淚失戀情歌〈Maps〉獻給剛結婚的好友,當然還有我們。因為同樣新婚的她看來幸福,頻頻笑場。我也沒掉淚,只在心頭抖動不已。

二見鍾情,道地加州

二見依舊鍾情的樂團也不少,並且恰好相隔了五年、間距好幾張專輯。其一是青春活力Vampire Weekend,花花綠綠的舞台上掛了反射鏡,觀眾的倒影映在其中,而其中,肯定有幾個是因為〈A-Punk〉跳得老高。其二是中文翻譯像髒話的「馬的樂團」Band of Horses,初識時心醉神迷,再見仍覺不膩,這幾位大叔們默契絕佳,一靜一動地奏出〈The Funeral〉,每次爆發都能感覺心臟在跳動。

那麼之三,就來到這回數一數二最好看的演The National。六年前,我在倫敦的Fopp唱片行巧遇尚未大紅的他們。但如今,他們已是攻佔告示牌的常客,無法像過去般近距離接觸──除了唱到歐巴馬競選單曲〈Mr. November〉時,主唱Matt Berninger跨過欄杆,離我們僅僅一公尺。

來加州當然要看點在地的樂團。T h e National除了找來加州六人管弦樂組Kronos Quartet伴奏,安可曲更邀請了其偶像、也是來自加州的The Grateful Dead主唱Bob Weir獻唱〈Terrible Love〉。而更在地的口感, 當然是跟著洛杉磯樂隊Red Hot Chili Peppers合唱「Dream of Californication⋯」,圓夢無誤。

Kronos Quartet還伴奏了另外一個人。他是Outside Lands唯一唱滿兩小時的超級頭牌──披頭四的保羅麥卡尼。傳奇歌手陣仗果然夠大,首先是左右共六面螢幕(隔日便撤掉成兩面),可直立呈現他的身影。再來是精心製作的舞台投影和燈光,甚至還有爆破與煙火。

事情發生在他回到蘇聯〈Ba c k in the U.S.S.R.〉後,坐回平台鋼琴前,經典名曲〈Let It Be〉就這麼悄悄現身⋯⋯,緊接著的〈Live and Let Die〉是最厲害的驚喜,前一秒才唱到副歌「Live and Let Die」,後一秒舞台就開始噴火爆破,完全與音樂對點,最後更直衝雲霄,施放起煙火!全場驚呼聲此起彼落,然後保羅走向彩繪鋼琴,送上催淚彈〈Hey Jude〉。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17期  小農私房料理)

摘錄自《小日子》 Sep. 2013 No.017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