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懸× Finger and Toe】找能當朋友的人做場演唱會

 

聊聊天 「潮水箴言」不斷推翻過去學到的事

JTL_0430022 (640x427)

張懸(圖右)

詞曲創作充滿詩意及自省,長期關心環境、社會公義、歷史與全球政治情勢等議題。2013年,以本名焦安溥創作的〈玫瑰色的你〉拿下金曲獎最佳作詞人獎。

Finger and Toe(圖左兩位)

Finger成立於2011年,由設計、手繪及動畫為主的Susan蘇聖揚(左二)及Showme林筱敏兩人組成。2013年加入攝影及導演Kevin Lee李柏澔(左一),與製片企劃Yu-Syuan魏伃瑄,更名為Finger and Toe

這次聊聊天的組合邀來了張懸及影像團隊Finger and Toe(受訪當日代表出席的是四人當中的Susan蘇聖揚以及Kevin Lee李柏澔)。張懸的演唱會「潮水箴言」始於2010年,今年2/22、2/23即將在南港展覽館邁入第四年,也是張懸個人首次大型售票演唱會。

她找來在音樂及生活想法上都十分契合的Finger and Toe操刀演唱會視覺,藉由不斷聊天產出火花,再加入堅強的實驗精神,完成這個視覺占比極重的現場作品。結果如何,我們很快會在演唱會上親眼見證。在此之前,先來看看張懸及Finger and Toe好朋友般的聊天,關於此次合作的酸甜苦辣,以及演出之外,創作者對生活的諸多感想。

小日子: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Finger and Toe(以下簡稱F&T):Susan與筱敏本來是「手指」(Finger)的兩人組合,擅長Graphic design。Kevin原先的正職是醫生,我們兩個都在玩樂團,所以本來就是好朋友,Kevin去年二月辭職,開始往影像拍攝發展,現在則是Finger and Toe成員中的Toe。

張懸(以下簡稱張):我去年才認識他們,Kevin是我樂團吉他手的好朋友兼室友,因為去他們家玩,認識之後很聊得來。聊天之中,提起我「潮水箴言」演唱會想做的事情,Kevin介紹了做動畫的Susan給我,大家變成很好的朋友。

問:平常的生活狀態是什麼樣子?聽什麼樣的音樂?

F&T:除非去練團,通常是宅在家裡用電腦,我們聽音樂的類型很廣泛,Susan最近很愛聽美國音樂創作人St. Vincent。

張:我常常一首歌聽三個月,是一個習慣非常枯燥無聊的人。最近在家畫畫會聽愛爾蘭創作人Damian Rice,他唱歌好好聽,他是我現在全世界最喜歡的男孩類型。我喜歡電子樂或後搖,開完會心情很好,就去聽80年代舞曲,悲傷的時候就去聽法國另類搖滾團Phoenix或者愛爾蘭電搖團Mono。

問:張懸與Finger and Toe合作演唱會影像的契機?

張:他們是這個時代的年輕族群之中,想法和執行力都很強的創作者。我們三個都是玩音樂的,喜歡的東西風格接近,看待事情的方法或介入音樂的方式很像,我覺得很能溝通。我想做的演唱會,本來就不是依賴娛樂化形式完成的演唱會。演唱會這件事情可大可小,我想靠自己開發出新的語言。對我來說,這是一場很開心的賭博。

我覺得Sense很好的人,其實無需很強的履歷,半年前,我非常大膽地問他們有沒有興趣做我的演唱會。我不想找單種語言已經太成熟的人,希望把「潮水箴言」當成一個平台,在不同的階段,和與我有相同語言或連結的人產生對話,哪怕是衝突也是一種連結,這是演唱會在台灣比較少去做,比較少去開發的事。我就很認真地一直講,講到他們煩,然後就答應了。

問:張懸此次還身兼導演,感想如何?

張:主要是我有特定喜歡的人,喜歡工作的手法,但我工作的手法無法量產。我重視你遇見什麼樣的人,能夠跟他產生什麼樣的工作方式。回到創作領域,還是希望跟能當朋友的人一起工作。對我來說,朋友是你們不一定總是意見相同,可以常常挑戰對方,但要能夠互相理解。為什麼要當導演,因為這是這個行業或產業不太能提供的,需要回到生活裡面去找,也要懂得去把握或邀請,對我來說,也是全新的學習階段。

問:視覺在「潮水箴言」演唱會中為什麼如此重要?

張:「潮水箴言」裡面有很多訊息用文字和影像的方式呈現。著重在口白,以及和觀眾拉近親密的距離,我很渴望和每個階段的當代藝術家合作。我所謂的藝術家,就是為自己去收集,去尋找在這個世界上看事情的新的角度。如果這一切可以變成每一個人創意的結合,你只要做統合的工作,這樣是很幸運的。

問:Finger and Toe與張懸的此次合作,運用了什麼樣的特殊視覺手法?

F&T:當時跟她聊天聊到一些關鍵字,比如說「魔幻」感覺或「實驗」,開始朝著那個方向來做做看,演唱會預告中出現一些特殊視覺的東西,都是這樣慢慢玩出來的。

張:我們三個超像「流言終結者」(註)(笑)。

F&T:現在看到的影像,可能是我們十個實驗之中成功的兩個或三個。我們做了很多奇怪的事情,比如買了實驗色素,倒進裝滿了水的魚缸裡拍攝,卻發現顏色不夠飽和,嘗試過添加很多液體,最後發現混合豆漿增加飽和度,倒進水裡的效果最好。前導預告中顏料倒進水中的漂亮影像,就是這樣拍出來的。

我們邊做邊學地完成了大部分實拍影像,比如想拍攝完全透明的冰塊,卻發現完成品裡面有很多小氣泡,研究的結果,是要用非常緩慢的方法讓水結冰,差不多要冰上一個月,才能產生一顆完美的冰塊;或是用非常小的珠子做成沙子,拍攝沙粒著地彈跳的感覺。因此開發出非常多想法,像做科學實驗一樣。

問:這些實驗拍攝運用在演唱會影像上,想傳達給觀眾的概念是什麼?

F&T:實驗主題產生了一個共通性,觀眾看到之後會開始有不同的想法,產生許多屬於他們自身的解讀方法。

張:我們拍攝的過程像是實驗,不過呈現的結果並不是實驗。我喜歡魔幻的東西,也想試試把大家都熟悉的物件用新的角度或激烈的角度呈現。

做這件事其實很花時間,但Susan及Kevin做實驗及拍攝的方式遠比一般人大膽,我們習慣的物品加上了他們的美學觀點,就成了全新的東西,無論視覺上或潛意識想要傳達的訊息。我想要做這種不那麼數位化的,有機的作品。

 

註:《流言終結者》為美國科普節目,會針對各種謠言做實驗。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22期  老所在的拾光)

摘錄自《小日子》 Feb. 2014 No. 022

購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