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大磊】拍電影之前 我想得很少

 

  駱亭伶
  阮璽

張大磊     中國導演、編劇,1982 年出生於內蒙呼和浩特。2016 年以籌備七年的導演處女作《八月》獲得第 53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

 

2017-07-28_154131

 

 

 

 

 

 

 

 

 

 

 

 

 

得獎之後,生活沒什麼改變,聽音樂,彈吉他,念詩,跟自己說話,把這些用手機上的 APP 錄下來,記錄生活。沒事也老在外面走路,走著走著就會放鬆下來,出現一種時間感。拿個小冊子畫油筆畫,畫路旁的老爺爺,也畫自己。

 

我的個性特質是,做一件事得特別喜歡。初中畢業我沒考上學校,在補習班那年我開始瘋搖滾樂。起先聽崔健、竇唯、張楚;後來迷上 Nirvana 樂團,及同一批 Grunge油漬搖滾樂隊。高一上我輟學了,開始完全投入;一心想去北京闖。

 

真正去了,卻不是我想要的,我喜歡的時代過去了;西元兩千年開始, Nu Metal 新金屬音樂興起,好多樂隊開始模仿,整個氣氛都變了。回去後,很難再回到大陸的學習體制,選擇去俄羅斯。去念音樂,去了又發現古典音樂的專業性太強,沒法兒學,決定轉電影。

 

2017-07-28_154633

 

電影我是不陌生的,父親在電影廠做剪接師,小時候看電影不要錢。常常五、六部電影不斷輪播,許多港臺電影反覆地看。《方世玉》、《魯冰花》、《搭錯車》,還有侯孝賢導演的《在那河畔青草青》。印象最深刻的是爸爸帶我去電影廠內部看的《聚散兩依依》,喜歡得不得了,裡頭的歌也好聽。

 

我在選擇電影專業時,就決定要當導演。「當了導演會怎麼樣,沒當成又會如何……」我沒想過這些,就像對搖滾樂,決定去玩,就把學退了,不玩了,就走。我從 2008 年開始籌畫《八月》,想講這樣一個散體的故事,其實是從感覺起頭的,我對時間很敏感,就像現在自然地坐下來聊天;慢悠悠情境好像夢一樣。我拍電影,不全為了懷舊,而是這樣慢悠悠的氣息在以前是常態。現在步調太快,有生活的感覺反倒特殊。

 

我受臺灣新電影的影響特別深,導演楊德昌、作家朱天文寫劇本的方式是腦海中先有幾個畫面先浮出,像若干小島,水上橋墩,連結在一起這就是劇本。剪輯方式則是廖慶松老師的雲塊剪輯,像浮雲一樣。因為我們要的情緒感覺是同樣的,所以他們的方法對我特別管用。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64期 跟著個性書店 去旅行)

摘錄自《小日子》 Aug. 2017 No.64

購買雜誌